首页 旅游动态 游记攻略 旅行社 小吃特产 民俗文化 典故知识 陕西旅游年票 西安亲子年票  人物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 东线游 >> 华山攻略
华山攻略
来源:Theresa (2005-4-20)

文:Theresa
时间:20004年十月
登山时间:2004年八月

引子

原本想和Paula共赴华山之行,但因Paula被公务所缠,只能一个人前往。以前我也曾独自旅行,我喜欢独行的那种自由和轻松自在的氛围,特别是一个人在一个比较热闹或有特色的地方“瞎逛”时尤其的惬意。比如我曾一个人在曼谷一呆就是好几天,天天早出晚归地忙活儿着到处转悠,当然,如果是在大理或丽江这样的小镇,那更是“如鱼得水”。这次独自一个人去登素有“奇险天下第一山”的华山,虽自己不觉的怎样,但却害的家人和朋友都为我担心:

狐友们:在帖子上鼓励我并嘱咐我多注意安全。

Dr.袁:袁曾登过两次华山,向他请教心得时也是一再嘱咐我不要走“长空栈道”和“鹞子翻身”。

Paula: 走之前,Paula也特意叮嘱“那些险的地段就别去了”。

老公:定行程时没反对,但临行的前一天晚上有些后悔同意我的独行:“老婆,你别去华山了,就在西安住两天得了”。

在机场过完安检等候登机时给老爸、老妈打去电话,以防“万一回不来”......

老爸:“多注意安全!”他老人家一如既往地支持(自我工作以来的旅行,记忆中所有的旅行计划在老爸面前都是“被支持”的)。

老妈:“一个人上华山的不定因素多,你这样让人不放心,可就不对了”,听说我马上就要登机,老妈能说的就只有“一定要注意安全呀”。

其实,登华山后才意识到所网上读到的华山攻略都过于简单、不祥,我很想把自己登山的经验和感受和大家分享,但又不想再单花时间写游记,便决定把路上所见、所闻和心得放进攻略中共大家参考。

D1 - 8月26日:

>> 北京-西安 MU2130/20:50

* 咸阳机场距西安市约60-70公里,(晚上路上没什么车,从机场到金花饭店车乘约40分钟)。

* 到咸阳机场的每班班机都有机场巴士送旅客进城,乘机场巴士到市里,再打出租车比直接乘出租车进西安市里便宜很多 (饭店提供免费机场接送,故没有出租车和机场巴士费用的信息) 。

>> 宿西安金花香格里拉饭店
 
D2 - 8月27日:

>> 西安-华山

早上不到7点已赶到西安火车站,买到7:31分的从重庆到济南的过路车(20元),9:20分到华山站,下火车时雨还是下个不停,但雨不大。

* 原来的“华山站”因火车提速已不再停,已改名为“华山西站”,而现在火车停的“华山站”就是原来的“孟塬站”。

* 下火车后,出租车司机说这距华山脚下的玉泉院还有十几公里,并告知没有公交车。玉泉院是所有想徒步上华山的登山客的唯一出发点,玉泉院再上一段,才到华山山门门票处。没有别的选择,只好上出租车,不打表20元,打表约25元,因为里程表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信息,上车时便告诉司机我要打表。

* 到目的地付钱时,司机告诉我他的车没表,而且,这儿的出租车都没表,再加上那车程和我从饭店到火车站的时间差不多,而那一段我只付8元钱,此时,我已经知道我上了“黑车”。但我明确地告诉那司机没有出租票我不付钱,要付只能付10元。那司机当然不干,相持一会后,他便把我拉到镇上路口的警车处找警察评理,我才不怕哪,我倒要看看人民的警察替谁说话。

* 和人民警察诉完苦后,他们的回答也是这里的车都没有里程表,但我的回答还是“那不关我的事,坐车付钱开发票是天经地义的事,全中国那儿都是这样”。那司机见我还不肯掏银子,便对警察说:“她是个会说中国话的韩国人或日本人”,我听到后便笑着对他说:“我不是外国人,我是北京人,所以我才不让你宰我呐”。他们听后也笑了,那司机再讨价还价:“那你说给多少钱?”“10块”我暂钉截铁地回答他,已耗掉近30分钟的司机无奈地接过那10元钱,还不停地唠叨“10块就10块吧”。这段路也就8-9公里吧。

>> 上山线路 (西线 vs. 东线)

* 以玉泉院为起点,经华山门、五里关、莎萝坪、毛女洞、青柯坪、回心石、千尺幢、白尺峡、老君犁沟到达北峰约6公里,需3小时左右。

* 如果选东线的话,则乘车上山,再从东山门乘旅游车到黄埔峪转乘索道上山,而到达北峰(云台峰)。

* 无论是步行还是乘索道上山,北峰都是一个“中转站”,从北峰再经五云峰、金锁关直西峰(莲花峰)、南峰(落雁峰)、东峰(朝阳峰)、中峰(玉女峰),再回到金锁关到北峰下山。也有从金锁关取中峰直奔东峰、南峰、西峰,再回金锁关到北峰下山的,这两种方式都需夜宿山上。为省住宿费(旺季吃和住相当的不便宜)或只为看日出,好多当地游客往往半夜上山,凌晨4、5点正好到东峰看日出,看完日出,或直接下山或再上南峰接着走。

>> 取西线步行上山 – 第一阶段 (玉泉院 – 北峰)

* 遇上一个好心向导:在山门售票处卖完门票(75元),正好十点,这时恰好有一个当地青年要上北峰,原来他是上北峰的饭店当厨师,我便和他结伴而行。

* 当时的心境:从下车到上到华山山门,我一个游客都没碰上,连问路都没法问,心緖有些烦乱。而此时,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那不是因为一个人害怕的缘故,而是因为我心里没有底我到底几点可以到达今天的目的地 – 西峰。有个伴,且曾上过华山,确实有种在沼泽地抓到一根救命草的感觉,使我本能的紧张一下子烟消云散。

* 这个王姓的年轻后生的家距华山脚下的华阴县不远,由于他有点口音,我不能完全听懂他的话,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交流。后来我发现他是个挺会关心人的有心人,每次休息时他总是替我下包,启程时再帮我上包,还主动帮我递手杖和帽子,遇到有纪念意义的景点时他主动要求帮我留影,他这种近乎“绅士派头”的关心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使得我对他刮目相看。

>> 从玉泉院 - 回心石是上山过程中最难的一段

* 这段一直是修得极好的水泥路面,路坡较缓,一段路面到头时跨过1-2个或3-4个小台阶又是一截平缓的路面,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

* 刚走约20来分钟,我已经开始喘气,步伐也已慢下来,但怕影响小王的上山速度,便咬着牙努力地跟上他,这时的我已开始冒汗,而路的坡度也渐高起来。由于路上几乎没有台阶,连登台阶时可瞬间调整、休息的机会都没有,人要一步接一步不停地向前,身上的包越发的重起来。虽知万事开头难,但老实地坦白当时却有后悔来爬山之意,掉头下山之心曾起,用“咬着后槽牙而才没掉队”来形容当时的我最贴切不过。坚持到无里关时,我决定申请休息,我要把背的水都喝光。

* 其实,我身上40升的包和平时的负重没法相比,又没装满,累的主要原因是我要跟上小王的节奏。但除了我要跟上小王的步伐而引起的疲劳感外,我还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我背了2升水。放下包就赶紧喝水,并礼让小王一瓶(事实上是想让他帮我减负),但他说不渴。天下着雨(一整天都是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虽然累但并不觉得很渴,结果一瓶也没“干掉”。

* 回心石其实有2块,一块是一块很小的石块,它立在庙门前,一点不起眼,要不是它有点怪的造型,我可能也会错过,另一块是大的,有回心石之字。之所以叫回心石,是让那些已经非常累的游客在“真正的累和难还没来”之前就打道回府。

* 经过回心石,再攀升一阵儿便到著名的险地,既由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沟组成的猢狲愁,既猢狲见了都愁的地段。无论是旅行社网上的介绍,还是网友们的描述,从字面上只能感受到险,但我始终弄不明白那是怎样的险,这是第一道险关,虽然有小王相伴,但心里还是没谱,有一点点紧张。但来到千尺幢眼前时,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甚至有点失望,那是一段比较陡和窄的一段人造石阶,虽然比较长。登起来当然累,可我没领略到险。

* 过了千尺幢,紧接着就是白尺峡,也是又窄、更陡、但稍短的一段人造石阶,也不险;

* 接着是老君犁沟,也是长、窄、陡的人造石阶,但右手侧并不是一眼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也并不觉得有多险,但一定要小心翼翼地上,有恐高症的人最好不要回头,只往前看。原来之所以险是因为古人在没有任何借力的情况下要沿着左侧至今还保留下来的很浅的登山足印上山,那些登山者似乎都拥有”轻功” 。

* 到回心石时,只是累,腿还不觉得疲劳,经过猢狲愁的无数台阶的挑战,这时的腿略感疲劳,体力也已消耗掉很多,再冲刺北峰也是比较痛苦的一段路。

* 上到北峰时,已近下午一点,我们用时约3个小时,雨又开始变大,便决定在茶亭里休整。我和小王只是简单地吃些饼干,但他一直说不饿、不渴。一路上见到的游客都少,但由于是索道的终点站,这里的游客一下子多起来,由以团队为多。有些不愿登山的人在北峰游览后便又称索道下山或宿北蜂一晚。

>> 取西线步行上山 – 第二阶段 (北峰 - 西峰)(用时约2个多小时)

* 接着是著名的苍龙岭,那也是窄、长、陡的人造石阶,虽然也是在峭壁绝崖上凿出的,但整齐的台阶和两边起保护作用的铁链使人感觉好想象在滚梯上一样,不同的是人要自己爬。

* 过了苍龙岭,便是五云峰和金锁关,由于体力的消耗,这段路上的好辛苦,记忆中我老是自己嘟囔着“怎么还没到、怎么还没到”,看到铁链两边的锁时我简直是“心花怒放”,终于到了。小王说从北峰到金索关需1个小时,其实,我们约用1.5小时。

* 金锁关是一个供人们买锁给家人祈求平安、幸福的一个场所,花上10元钱亲自把家人的平安和幸福牢牢地锁住,心情顿时舒畅,累也消失在对家人的祝福中。

* 从金锁关再上西峰要经过五云峰、中峰和西峰的一个交界处,这样,接下来的路便是全华山上最好走、最舒服的一段缓坡路,约10分钟的路程。处于极度疲劳的双腿得以暂时的缓解,那感觉犹如身处仙境一般,仿佛是那段仙境在施魔法。

* 短暂的幸福很快结束,攀登又即将开始,忽然,眼前出现一位身披雨衣的小姑娘,她正在路边恳请过路游人给她一些吃食。看到这个在乞讨的无助小女孩,一种怜惜油然而生,除留一包饼干以备明日下山时之急需,我把所有饼干、维夫巧
克力、巧克力和香肠都送给小姑娘。从她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我能判断出她不是一个流浪儿或乞讨者,但不明白为什么她会一个人来到华山上,而且在西峰的山脚下。连吃食都没有,肯定不会是乘索道上的山,徒步上山对这样一个小女孩该是多么的难和艰辛呀。细问时,她举着手里的编织袋从容地告诉我她上山捡瓶子买钱攒学费,她上过一年级,现家里困难,学费有问题。如果我在山下的镇上遇到同样的事,也许我还会怀疑那是否是一种博取同情的手段,但面对眼前这个坚强、勤奋、勇敢的小姑娘,我心绪重重。刚上山到这的我简直不能想象一个7岁的小姑娘是怎么单独上的山,且说她的家人顾不上顾虑其安全,一个才7岁的孩子上华山需要怎样的勇气和毅力呀,被感动的同时,我努力地使已浸在眼窝里的泪不掉下来。

* 由于登华山的旺季已临近结束,我知道上山的费用并不会太高,把钱和不带上山的衣物都存在酒店,故所带银两并不太富裕,这样一来,我有心帮她也只能给她不到40元的散钱,并祝她早日凑够学费回到学校。但现在都令我后悔的是我没有索要小姑娘的联系方式,如果开学时还凑不够,我可以再帮她一把。感到欣慰的是,每当那个带着坚毅神情的小姑娘浮现在眼前时,我坚信那么渴望上学的她一定会重新回到学校,“小姑娘,希望你能平安、顺利地完成学业并开始自己的幸福人生”我这样默默地祝福她。

* 告别小姑娘,继续向西峰上升,无论如何,上升还是累的,为分散累的感觉,我继续和到金锁关来接小王的老王便走边聊,这样,我有理由走的稍慢些。原来,小王今天是第一天来山上上班,作为介绍人的老王来迎接他,其实后来才知道老王还没我大呢,但我们三个王在一起,又已有小王的称呼,我只能称其老王。小王是经他推荐到他所打工的西峰气象局及所属饭店当大厨,小王只负责气象局工作人员的饮食。

* 上山途中不便和小王聊天,一来是气喘吁吁时说话不便,二来我怕影响我们的行进速度而影响他到达饭店的时间,每次休息时到是交流的好机会。小王是华山当地人,饭馆学徒已满,这次来华山上掌厨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况且也不用签合约,如有更好的机会他可以随时去应聘。说到他同龄人早已都结婚生子时,他说他可不想象他们那样,他要先立业后成家,或许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种体现吧。小王的梦想是拥有一家自己的小饭馆,自己下厨、经营,我鼓励他说他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 我们用时2.5小时于3点半到达北峰,老王和小王象招待贵宾式地给我打水洗脸、到水沏茶。尽管雨时大时小,但还是汔沥地下个不停,过不多久,雨便持续地下大,换上干的衣服,喝着热茶,一边和老王谈天。但半个多小时后我身上的热量便耗尽,开始领略到山顶上的凉气,老王劝我赶紧披上他们供游客租用的军大衣。
* 和老王聊到4点多时,他们便开饭,老王则礼让我和他们一起吃,我以还不饿来推辞,但他还是观察到我的不解 – 怎么4点就吃晚饭?他连忙解释说他们在山上只吃两顿饭。当着大家的面,我极不好意思刨根问底他们为什么只吃两顿饭,但这无疑又是使我震惊的一个事实。记忆里,我曾听说过只有穷的地方因吃不起3吨饭才只吃2吨,而我的一位表兄一家三口也是因为想省些时间和为健康才逢周末时少吃一顿,但这里的两顿饭是为了什么?似乎和这拥有电话(为保证气象数据的有效传送,这里的电话只能接收)、电视、影碟机的活动室兼餐厅不协调,他们一边吃饭,我一边努力地从脑海中搜索答案,忽然,聊天时得到的一条信息使我相信有了答案。山上的索道开通以后,为保护游客的绝对安全,索道禁止运送货物,这使千百年沿袭下来的由挑夫送货物上山的传统保持不变,而他们因山上供货周期长、费用高也一直沿袭着2顿饭的传统。

* 我注意到他们的晚餐还算丰富,炒菜和香喷喷的大米饭。经过近乎一天的运动,再加上看到他们有滋有味地享受这顿餐,我的食欲好像也被吊起来,这和我平时对主食的食欲大相径庭。记忆中,已经想不起来我上一次看到白米饭而有“香喷喷”感觉和食欲是何年何月了,总之,那是很久远以前的事。后来当我知道他们的早饭就是粥和馒头就咸菜时,我更是感慨万分,早上9、10点的这样一顿餐要坚持到下午四点,而下午4点的这一餐又要坚持到第二天上午9、10点。我想夏季应该还好,但冬季时节应该是个挑战,山上很冷呀。虽然从健康的角度出发,这或许反而使人长寿,但从感情上我很难理解、接受,这时我的同情心和怜悯心占据着上风,同时还夹杂着一种复杂的感觉,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如果说是一种“愧疚”感,那靠自己养活的我除一日三餐外,用各种娱乐方式来充实、享受生活没什么可“愧疚”的,但和他们相比,丰富的城市生活和物质使我的一日三餐已不那么重要,而且,每日午餐时在公司的食堂里经常“挑肥拣瘦”和“抱怨”没什么可吃的。或许这多少让我内疚的“富贵病”是城市人不知不觉养成的吧。

* 小王饭后给我来份“一个鸡蛋加一个西红柿”的炒饭,我得承认,那量对我有点多,吃到2/3时已饱,但我还接着吃直到盘内一粒米都不剩。小王的手艺挺不错,盐和油都适量,味道挺正,而平时的我一个月也吃不了这么多米饭作为主食 (我的家常便饭:早餐:一片面包+1袋奶;午餐:一块白署或一根老玉米或一碗粥+一荤、一素;晚餐:下午4、5点的水果已使我晚饭基本吃不下主食)。看着一粒米都不剩的空盘,小王开心地笑起来。

* 饭后,老王和小王带着我转西峰,西峰是华山的标志峰,既最秀丽、险峻的山峰。来到摘星石处,到处还都是雾而看不见周边的万丈悬崖,传说这就是通往西方极乐世界的通道。老王说每年都有专门来这儿自杀的人,这便澄清华山每年都因爬山而死人的误传,其实,华山现在已是“惊而不险”,爬山的安全是有保证的。

* 可能是小王和老王对我很关照,气象局的人也“爱屋及乌”,和老王聊一阵天后,一位小伙子为我放介绍华山的影碟。那是一套介绍华山和华山文化的一个华山系列,女嘉宾是央视“今日说法”的主持人,男嘉宾是著名作曲家徐沛东,看完两个蝶后我便告辞回房间,以便整理笔记。

* 蝶中介绍号称天下第一庙的西岳庙(相对东岳泰山)在华阴市区,距华山约5里路,其建筑格局和北京故宫的一样,甚称故宫的缩影,可惜其后花园在旧中国军阀割据时代因被冲为军火库而毁于一旦,从西岳庙望华山呈一朵莲花状。遗憾的是这次我没有时间去西岳庙,如时间富裕,还是应该去看看这天下第一庙。

* 老王从前是一名全民企业的工人,那是一家手工操作的铸造铁锅的铸造厂,他1998年入厂,2001年工厂效益不好(其实,他们厂的生意一直不错,竞争对手是一个军工厂,随着竞争的激烈,对手的生意每况愈下,但因有当地政府的保护,军工厂的订单越来越不愁,而他们厂的订单则越来越少)。工厂决定把厂子卖掉,但不打算给工人赔付,很难想象那些“啃着羊肉却连口汤也不让自己的工人喝的厂领导”是怎样的牛鬼蛇神,工人们团结起来和厂领导交涉、谈判,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接着,工人们又上访,但被上级单位告知是越级上访,不予接待,并告诉工人们还必须回到原地上访。于是,工人们都退却了,只剩老王光杆司令一人,他坚持着,回去联络工人们一起回到工厂和厂领导再次谈判。按当地合同法,他们当合同工的工人应按工龄每年赔付2个月的工资,最终,他和工人们利用法律赋予他们的权益赢得胜利。老王13年的工龄应乘以他2001年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便是他的全部赔付。可后来,他拿到的是一个月的赔付乘以当年入厂时的工资,他的入厂工资是60元,所以他的赔付额也就几千元,而所欠的余款,工厂则拿一幢不临街的店面铺打发工人,老王和工人们被分到的店面铺根本就租不出去。我追问他们为什么不斗争到底时他这样回答我:“我们能拿到部分赔付已经满足,那店面铺是很难打赢的官司,况且,有总比没有强”。老王说,实际上是厂领导和当地政府联手并使这种“吞并式”赔付“合法化”,从而私吞工人的血汗钱,敢问青天这是什么样的“人民父母官呀???”

* 老王现在是西峰气象局旅店小卖部的售货员,每月工资300元,包吃包住,旺季生意好时能有些奖金。他太太以前是光荣的小学民办教师(国补民助的一种方式),月工资150元,除此,她还可以挣一些代课补助,可自从国家对民办教师制度改革,她便失去这份收入并不多的工作。国家给这些没有通过考试的民办教师一个重新学习、进修的机会,但那费用太高,一般人很难凑出那么多钱去参加培训班和支付自己的食宿费。她现在只能打些轻体力劳动的工,比如,今年上半年她在一家竹笋加工厂打零工,挣点家用。现年33岁的老王过去在工厂时挣得还算可以,铁锅铸造工和煤炭工、砖瓦工被国家列为一级工种,即危险相当高的工种,他当时的收入比一个民营工还高。

* 随着老王和他太太的失业,一家人的生活也从此失去相定的安定和保证,出乎意料的是,他非常乐观和看得开。他的乐观原于:他的这份工作;太太的零工;父母帮打里农活。但几年后老王将面临一个新的困境:现在上2年级的大女儿将升入中学 – 学费更高;2岁的小女儿也将入学 – 新争加的费用;父母年龄渐大而体力不支 – 不能料理农活。看的开是因为他知道有着传统“官本位”历史的中国,民生大计也不算什么。”这这是他的原话,从而他能理解这种现象:女儿每年所付学费的1/3就足以购买书本,剩下的以开学报名费和其他名义收取的费用则占2/3,这2/3要被没有足够钱和经费的学校和县教委用于“所需之处”。老王知道他必须改变现状以迎接新的挑战,他希望有机会在华山上开一家自己的小买卖已挣更多的前来补贴家用。“让老王和家人一生平安和幸福吧”我祈求上仓。

我对老王肃然起敬的另一个原因是老王的进取心和博学多识,高中都没有毕业的老王对哲学和宗教,特别是道教甚感兴趣,自己读不少这方面的书,其至于我俩谈天谈到此时,他“游刃有余”的解着自己对教的感悟:从历史地位上讲道教是中国国教,但因道教追求炼仙丹这种长生不老、虚无飘渺的意境而逐渐衰落;孔孟之道的儒教随着历史的长河和种种历史原因也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不管是精华还是糟粕;和汉人通婚的事实使一些伊斯兰教信徒被汉化;祈求生时保平安、死时升天到来世的佛教则在国内有广泛的信徒。

D3 – 8月28日:

>> 山上 – 第三阶段 (西峰 – 南峰 – 东峰 – 中峰)

* 店里除我,作天半晚还来3女、1男当地年轻人,我们相约今天一起走。老王不但房价上给我优惠很多,连那份炒饭也只按半价收,我把省下的几十块食宿钱留给老王,但他死活不要,当我说请他带买些礼物送给他两个可爱女儿时他才勉强收下。

* 西峰高2038米,再去高2160米的南峰和2100米的东峰可以说是易如反掌,已经没有劳累之苦。从西峰到南峰要经过青龙背,那是在山脊上开凿出的一条路,但现已拓宽,风大时有铁链可抓。

* 长空栈道位于南峰的南天门处,结伴里的那位青年男子称他已是第四次上华山,我暗自窃喜,有一位男士相伴,我或许有机会试一试呐。看到立有“长空栈道”的指示牌时,我已开始兴奋,但栈道开始时已开始神经质地紧张,虽然两侧都有起保护作用的铁链,人造路面也够宽,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走时尽量使自己贴着石壁而远离另一边的万丈深渊,只走一会儿后便来到一个石洞内,一个可以拜佛的佛洞。我已为可以穿过这个佛洞接着走,但那男青年说这就到头了,我走出佛洞指着我们刚才走的所谓“栈道”说“可这不是我网上看到的栈道呀!”并向他描述那是由木板搭成的、那种悬空的栈道。可他说他以前来的几次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栈道,而没见过我描述的那种,我多少对眼前的栈道有些失望,但还是拍了几张照。

* 我拍照时,有一个女孩告诉我佛洞外面的尽头有锁链和梯子,我建议我们应该下去看一看,可男青年说那儿没什么、也没路,没什么好看的。结果,只有那个发现锁链和梯子的女孩愿意下去,由于不知道底下是什么、通往哪里,我连背包都没卸,那女孩走前、我走后。那铁梯镶在悬崖峭壁上,雾蒙蒙的看不到底,我俩小心翼翼地慢慢下,我因下到半截时觉得手杖碍事,便把手杖从手腕上取下并挂在一处等回来时取。就这一会儿功夫,她已先下去,等我下到梯子尽头时,发现我得往右拐上一个非常窄的人造石栈道,确切地说是一个仅容脚长的宽度,而这时的我还没发现我们究竟到了哪儿里。突然,我看到前面的木头板子,“天哪,这是长空栈道,和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我大声喊道。“真的吗?”已站在木栈道上的她半信半疑,这时的我双手不自觉地紧握着峭壁上的锁链,且激动地确认“千真万确”,知道我俩来到长空栈道后,她的第一反映就是要照相。她没带相机,我俩需要相互换位给对方拍照 (谢天谢地,我的包刚才在上面时没卸下),这一照不要紧,“钩”出我的紧张,在那巴掌大的地方,我俩换位给对方拍照时我感觉到危险和死神的威胁。幸亏雾很大,我们眼前就是一片云海,还没有感到身后万丈深渊的恐惧,但当要把俩只紧抓铁索的手腾出一只拍照时,那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由双手紧握锁链似乎便抓住生命之草,双手的保险系数似乎比单只手大很多、很多,在窄窄的石栈道那儿试好一会儿我才找到一个令自己感到安全的位子和姿势给对方拍照。

* 由于不知道栈道前边还有多远或通向哪里,我两拍完照便决定返回,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返回时我的心态则完全变样,那是一种已知自己身处险境而产生的一种恐惧和压力,那是对保住自己生命的一种急切渴望,那不是因生命已处危险之关,而是因怕自己的失误而导致粉身碎骨的下场的恐惧。返途处于矛盾中,既想赶快脱险,又随时告诫自己要稳,上来的那一刻犹如“重新回到美丽的人间”,太好了!我俩上来后就鼓励他们三位应该下去看一看,哪怕只下到铁梯尽头而不拐上石/木栈道,但他们犹豫不决,其中一位女孩想试,可那位男生还是不想下,我们都已踏上东峰之路时,那位男生还是经不住两位女生的劝说而返回去。我俩则边等他们边慢慢走,可以说,我的胆子在女生相中比应该是不差的,但走一段路后我能明显地感到双腿的“紧张”- 双腿走路时有点轻微发颤,一种想控制都控制不住的感受。虽然不明显,但我知道那是因精神紧张而引起的生理紧张想象。

* 下一个挑战,也是本程的最后一个,是鹞子翻身。到东峰时还是云雾缭绕,别说日出,连已升到天空的太阳都看不到。鹞子翻身是袁嘱咐我不要去的地方,小王也从来没去过,我一路上跟茶摊主打探,有的说不险,有的说险,众说纷纭,但我已打定主意,即使不下去,也要去看个究竟,因为我百思不得其解那个“翻身”动作到底难到什么程度。来到鹞子翻身前的五个人,有一个女生不下,那位男生刚下两步便决定返回,剩下的三个继续下。下鹞子翻身,所要做的就是双手抓牢顺崖而下的铁索,同时,双脚要找到或下到下一个容脚之处,特别是在视力范围达不到的地方时需靠脚去摸索。我们三位下去后都没有感到刚才哪儿一步是“难于上青天”的,我则猜测说那著名的“下腰翻身”还没到呢,就这样,我们一路下到那令人神往的下棋亭也没感受到那危险的“下腰翻身”,相比,还是第一段要难些,我们一致判断那段就是“鹞子翻身”。

* 下鹞子翻身难度并不太大,但上来时我们三人都面临同一个问题,即臂力不够。站在鹞子翻身那段底下,第一个“容脚之处”离地面很高,你必须借助臂力拉着锁链往上拔。第一个上的我第一次失败,但抓住要领后便已不难,她们两个也都是先试一次失败后便掌握要领 (我想臂力大的男生可能一拉便能上去)。我本人认为凡可徒步上山的人均可一试鹞子翻身,首先,此处不存在精神压力,下峭壁时身后是树林而不是万丈深渊,即使不小心掉下来,也无生命之碍,其次,架铁索后,已无惊和险,更甭提有惊无险了。
* 昨日细雨落罢,今日艳阳登场,十点左右,太阳撕扯开云雾展其雄姿,要是昨日有这样的大太阳,那西峰的落日才美呐。从东峰到中峰一直是下坡,过玉女宫,站在中峰峰顶,四周群山围绕,可观东、南、北三峰。

* 从中峰下来,云梯是考验臂力的另一个好地方,下到一半,臂已开始发抖 (铁链不是固定不动的),如不能坚持住,定会摔个人仰马翻,但不用担心,下面是极安全的平地。

* 从中峰回到金锁关又是一路下坡。

>> 下山 – 第一阶段 (金锁关 – 北峰)

* 如果说从东峰下到中峰、金锁关还算作游览的一部分,那从金锁关再往下就是纯粹的回头路。下到五云峰时,我们没重复苍龙岭,而选择另一条路直取北峰,快下到北峰时,陆续看到挑夫已上来,他们的行程已完成大半。这两段下山相比来说可以形容成“快乐下山”。

>> 下山 – 第二阶段 (北峰 – 回心石)

* 回到北峰,我毫不犹豫地决定不乘索道而自己下,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领略老君犁沟、白尺峡、千尺幢的凶险。俗话说的好,上山难,下山更难,即使手扶身边的铁链,人也要慢慢下,下一段后的心得是一次可选2-3个台阶迈步,这样,腿即觉得舒服又加快步伐。

* 从上面望着脚下数不尽的陡且窄的台阶就给人一种威慑力,下到千尺幢时已能感到大腿上的变化,大腿肌肉开始“较劲”。没想到,结束千尺幢的台阶后下一个“极限”在等着我们,双腿经过猢狲愁地段的挑战,再承受一直到回心石的无数台阶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一段可称为“艰苦下山”。

* 下山下到老君犁沟时,正赶上两个挑夫一前一后地向上攀登,由于担重、台阶陡且窄,他们要掌握好呼吸、节奏、步伐(那是挑夫们特有的一种步伐和倒脚步的方式)。唯恐因自己而影响他们,我特意赶紧跳到铁链的外侧以腾出道,因为我觉得一个小的失误,便能导致挑夫在此货毁人伤。他们通常光着脊梁挑担,看到他们那被货担挤压过成千上万次的肩部,我眼前仿佛浮现出游三峡时向大哥向我描述的纤夫们的肩。

* 下到青柯坪附近,我想独自拐去北斗坪看看,因为网上称不去北斗坪等于只游半个华山,据说,位于华山峪青柯坪西侧山峰上的北斗坪是观赏华山全景的最佳位置。但九心宫观里的道人却说不值一看,且说那是古人因条件限制而不能登华山主峰才在北斗坪观山的,听此,几位结伴的朋友也都劝我不要去,还是接着和他们一起下山。老王曾介绍说明代以前人们都从北斗坪观华山,从北斗坪仰观华山是一朵未绽放的莲花,现在还没有正规路,都是小路、野路,再加上下雨,危险系数加大,他不建议我过去。他和一位在北斗坪一洞内修炼的道人相识,且有他的手机,如果我过去,他原本可帮我联系一下。有时间和兴趣的朋友不防去北斗坪会一会这位道人,每年的阴历9月9日他为游人开光。

>> 下山 – 第三阶段 (回心石 – 玉泉院)

* 下到玉泉院时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心境,累人的台阶终于结束啦。

* 在回心石休整时憧憬着不多久便能乘上回城的车的快乐,然而想不到的是,这段路变成我整个上山和下山行程中最痛苦、难熬的一段。原来,双腿已习惯那有高度的台阶,现在要走一路下坡的平路,已不会打弯的双腿不能适应,且双腿已不受大脑的控制。无论是每走一步,还是每逢陡一点的坡时身体不由自主地似依脱缰的野马一溜小跑下去,这又引起大腿部肌肉的痉挛和酸痛。本以为可以花半个多小时的这段路,我们应该多花其两倍的时间都不止。下到玉泉院时已下午三点多。

* 快下到玉泉院时,一个已经完成送货的挑夫挑着空担下山,我赶忙凑上去询问我是否可以试挑一下那空担子,他欣然同意后我便不客气地一试。由于担子较轻,我自然被夸“挑的还不错”,但最大的发现是肩上的担子居然能忙我控制因惯力而产生的前冲力,这样能使腿部的肌肉不再酸疼。讲出感受后,同伴的一个女孩则抢过去一直替那位挑夫把空担子挑到玉泉院,她即体验挑夫的艰辛又舒服了自己的双腿。

从那挑夫处得知,挑货上山除根据自身的条件和体力外,季节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春、秋:天长,温度不太高、也不太冷,适合走长路,但挑/背的货物要少。
夏、冬:夏季气温高,冬季天气冷且路滑,宜走短路,货物可重些。

* 聊天中得知除挑夫外,还有背夫,背夫通常背着一个大的背篓上山送货,但不论挑还是背,都挺耗体力的。还有,我平生第一次知道还有女性挑夫和背夫,可惜今日和她们无缘相见,此地不多的女性挑夫和背夫中,大多是云南来的。她们在家乡的生活并不富裕,于是便离乡背景靠体力挣点辛苦钱,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印象中好像没听说著名的尼泊尔Sherpas(专职高山向导)中有女性,多么平凡而又伟大的坚韧女性,我为她们感到自豪和骄傲。

* 这位名叫惠建富的挑夫告诉我他理解的道为:一静为宗,虚天为体,柔弱为用。我对他的感悟好像既董可又不完全明白,特别是“虚天为体”,但我对他的为人之道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把挑夫当作一种修身养性的生活方式,他喜欢清静的地方,华山便是这样一个地方,他曾云游过包括云南等省的很多省份和地方(比我游历的地方都多)。他把荣华富贵和名利看得很淡漠,并认为做人要谦让、平和、与世无争,人活着要讲究对社会的奉献而不是索取,我再次被这样一个普通的华山人所感动。

* 上世纪80年代的挑夫当时时按趟挣钱,一趟20元,有些年壮的挑夫一天最多可跑3、4趟。现在已改成按斤付钱,近线(北峰)2毛钱一斤,远线3毛钱一斤,不论体积只论重量,路上曾碰上一个挑夫挑60斤的货物上东峰,那他能挣18元,真是不多呢。山上、山下的旅馆和很多“歇脚亭”都是靠挑夫的辛勤劳作而保证货源的,旺季时节的生意火,需求也大,挑夫们挣得就多些,而逢淡季就差。虽然我第一次上华山,但感觉对挑夫们最难、最挑战的路段就是猢狲愁那段。

* 玉泉院正在扩修,院门前要开拓出一个广场,这样,院内、院外都能更好地举办一年一度的庙会。每年3月15(14、15、16三天)的庙会吸引着方圆百里的老百姓,他们来自山西、河南和陕西,据说,外省属河南的百姓多,而河南的百姓又以三门峡一代的居多。15日那天有道教的法场,2000年的庙会因人多、管理不善而曾有7、8个游人被踩死。

>> 乘长途巴士回西安

* 下到山脚,已有人上来问你回不回西安,20元的长途大巴走高速公路回西安比火车不慢,还用摩托车免费带乘客到镇公路上的巴士停车站。

>> 再宿金花饭店
Tips:

>> 水

我不但上山时背水,而且还是从北京背去的(主观上怕自己喝不惯西安的水,客观上家里正好备有矿泉水),又保受登机安检时要开盖检查的尴尬(竟忘记恐怖年代滋生的这种规定)。回家和老公汇报这段时,他直夸这种蠢事只有我才干得出。

华山上一点也不缺水,茶亭几乎可以用“五步一岗,三步一哨”来形容,而且是“遍布从山脚到山上的各个角落”,游客根本渴不着。我特意观察茶摊上摆放的各式矿泉水和饮料,感觉不像传说中的那种“假、乱、差”,而我下山时则一路靠“凉茶”。凉茶是用山上的水煮开沏制的,即解渴又败火,又经济、实惠,卫生系数也高(一般都放在煮水的壶里或暖瓶里,现喝现倒,也有用杯子摆放在桌上的),当然,用自己的“家伙”喝更卫生。

>> 衣

备两套宿干衣裤和冲峰衣裤足以,山上有军大衣可租用以抗寒。如冬季特意观看雪景,则抓绒衣裤即可。

冬季华山上很冷,故应避开在三九天的“九九八十一”中上山观雪。从十一月底到十二月的冬至前(冬至开始数九)和开春时节(数九结束)是华山观雪的佳季。冬季的华山晚间最低温度可达零下20余度。

>> 宿

由于山上条件所限,旅馆的被单不可能每位客人走后一换,建议可带卫生睡袋。山上住宿明显贵于山下,我宿的华山西峰气象局旅馆的价格比起北峰的要划算,以下价格仅供参考,老王说如有朋友来华山时知一声,他会关照的。

套间 900元/间

二人间 520元/间

二人间 600元/间

四人间 780元/间

六人间 100元/间

八人间 100元/间

老王联系方式:
王战斌
招待所座机:913-4300258
手机:13891337013
通信地址:陕西省华阴市华山气象站陈兴权收-转王战斌,邮编714200

>> 食

山上的饭较贵,一腕面30元,一盘炒饭也20、30元,但想想挑夫们的辛苦和山上旅店经营人的辛劳,便能接受。。

>> 通讯

* 从华山山脚到各个山峰,手机一直有信号(本人用的是中国移动)。

>> 行与安全

华山山上的路修得都不错,特别是1988年华山在千尺幢出险后(著名的西安医科大抢险),进行了大修:

* 整个猢狲愁地段(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沟)都被拓宽、加固,千尺幢和百尺峡并单扩出供下山专用的下山道,成为双行线后大大降低因游人多而引起的不安全因素。

* 苍龙岭被拓宽、加固。

* 西峰去南峰的青龙背被拓宽、加固。

* 著名的智取华山之路我没有去 (好像没有正式开放,因为小王说那儿已关闭),但听说也要在拓宽、加固后开放。

* 华山管理处每年通过招标的方式来对华山的道路进行维护,这大大地提高游华山的安全系数。

* 山上设有园林处(环卫处),每逢下雪都由专人扫雪以保证游人的安全。

* 晚上的照明系统很完善,这使连赶夜路上山也没问题。夜路的缺点是什么景都看不到,可正是什么都看不到,也就没了惊险的顾虑。

* 回城吃晚餐时餐厅的小老板知道我孤身一人游华山后,便和我唠起嗑来,他也喜欢旅游、云游四海,只是现在被店拴住,他自称已经被“憋”的不行啦。他曾多次上华山,但也就下一次长空栈道,那还是他较年轻时,他的心得是“胆要大(身在悬崖峭壁上不能畏惧),心要细! (脚和手在木栈道和铁链之间的配合)”除此之外,头晚要宿在山上以保证好的休整和充沛的体力。听完我的描述后,他告诉我如我再走下去,便能拐到峭壁的另一端,那有棵树,再往前走,便来到一个3平方米的小山洞前,据说那是以前古代拥有“奇功”的道人修行的地方。他那次风特大,大的呜呜地响,把人吹的紧贴崖壁,他形容说下长空栈道令人心惊胆颤,永生难忘,故而尝试一次后,他以后再也没有勇气试第二回。

* 如果说长空栈道和鹞子翻身可以选择不下,但猢狲瞅那段则是不可避免的徒步上山之道,但总而言之,除长空栈道那一段,我认为整个登华山是惊而不险。

::网站搜索::
关键字:
搜 索:
::相关游记攻略::
·华山行
·大学生华山自助游最佳攻略
·深度西安自由行
·陕西华山行
·延安、西安、华山游
·西安兵马佣、华山三日游
·六月华山背包一人两日行(完全版)
·华山!华山!五上华山
·如此华山!!!!!!!
·五一游高冠瀑布和翠华山
·华山游记
·华山攻略
·一个人的华山
·独行西安华山 - 第三天(华山)
·Life goes on——西行散记
·2004年11月中我在华山
·华山白日游,更上一层楼!
·西安游得失总结
·华山 独尊
·上海出发,陕西6日游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网站留言
陕ICP备05004950号-== 陕西旅游资料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