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动态 游记攻略 旅行社 小吃特产 民俗文化 典故知识 2017陕西旅游年票  人物历史
2016陕西旅游年票
 当前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线游 >> 冰雪沐身——10-1太白行记
冰雪沐身——10-1太白行记
来源:陕西旅游资料网 (2004-7-3)

9月30日,多云,上海-南京
行契
出发前,我对行者说,我可从来没有过ZN游,这个没有、那个没有怎么办?行者拍着胸脯说,我们是团队行动,没有问题的;太白山也没有什么危险度,你就放心吧!
我和行者、行者的夫人——崔姐,从上海慢车6小时到南京,从南京上转去西安的T112次车,我们称这是一次漫长的旅行,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已经浪费了一天宝贵的时光。而本来参加的那支南京队伍因为其队长误了车而不得不与我们在西安分手,相见短暂。

10月1日,阴雨,西安-太白
是时3人行
清晨到达,西安下着雨,天阴阴的,与西安的小车司机争执未果后,我们即将加入另一支陌生的南京队伍一同踏上前往厚畛子的路途。雨越下越大,大家不慌不忙考验起冲锋衣的防泼雨性能,一行近20人在火车站附近拉开队伍甚是壮观。此时,没有伞也没有冲锋衣的我异常狼狈,好在脸皮比较厚,反正就混在专业人士中间闷不做声。
车行至周至确定周至到厚畛子20公里处塌方,还未通车,而我们若从塌方处走到厚畛子还需1天的时间,所以被迫改变行程,从汤峪上太白山。
车子颤颤微微上了盘山公路,熄火多次,而且总在转弯时歇菜,真服了它!
渐渐看到覆盖着白雪的树木,大家异常兴奋,拼命加衣。买了门票,上索道,才走了不远就有些气喘了,行者说刚上高山不适应,要慢慢上。
当天晚上在庙前支帐篷,南京的队伍说要到小文公庙支营,于是分手。

风雨袭寒流
雨一直下。刚开始搭帐篷,就倍感气温似乎急剧下降,雨落在头发上,立刻就结成了霜。在大风中支完两个帐篷,3人便躲在一个帐篷中用高山瓦斯煮了一包方便面,冻得半死。
我觉得全身发冷,头疼的厉害,在天黑了以后实在支撑不住,一个人撤到下面旅馆要了一间房。旅馆服务员小妹得知还有队友在上面庙前搭帐篷,直说不行的,玻璃上已经结了冰,晚上还会更冷。
旅馆没有电,点了一支蜡烛,暗影重重。
行者把他们的行李都搬进来,不一会儿地上便化出了水。我对行者说你们晚上要受不了了也进来吧!
我在睡袋外盖了旅馆的毛毯和被子,还是觉得冷。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总觉得一开始就连连遭遇不顺,心里颇为沮丧。

10月2日,雪,太白山
且行随兴
一大早听到有人捶门,行者带进一身寒气,说他们的帐篷外已经结了一层冰,听了一夜呼呼的风声快要冻死了,半夜多次想撤,但谁也不敢出帐篷。
外面空气寒冽,我一出旅馆就差点滑了一跤,原来地上到处结冰,没有冰爪哪儿也去不了。旅馆厕所的水也结冰了,我万分小心屏息,要是滑一跤那可“臭”大了!
不久就下雪了。冰上铺着白雪,雾气袭上来,能见度不高,路却好走多了。我们决定走一小段看看,便把重装扔在旅馆,继续向上。
不一会儿到达上板寺,看到昨天分手的那队南京驴友,他们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下撤,说上山的路不好走,还是要以安全为主。
这次是和他们真正分手了,仍然是我们3个人踏上白雪铺就的山道。
从上板寺到小文公庙,因为路标都被雪覆盖了,我们第一次便蒙头到了海拔3511米的“天圆地方”。在山脊上行走,风吹得我摇摇晃晃,风雨衣很快就抵挡不住了风雨了,外面结了一层霜,帽子被风吹打在脸上,冰的刺骨。
好不容易行到小文公庙,赶快进去烤火,得知往下行程还要再买小门票。
就权当热一下身,我们返回住处讨论晚上烧什么好菜,准备明天轻装登到大爷海。帐篷外的冰结了快有5厘米厚,用登山杖砸了才收起来。

寂寞鼠夜
旅馆没有热水,大家一天中最多的时间是在打水、烧水,烧饭(高山上,总也烧不好)、洗碗。好在有电了,虽然必须打开窗户才能有点儿电视信号,还是很高兴看了一会儿电视。
行者和崔姐住在另一间房,早早睡去。我的房间成了杂货铺加厨房,晚上突然一个黑影从门口向我脚边穿过,是一只灰色的小老鼠,他最后找到一个角落安静的蹲着,乌溜溜的眼睛转动。我打开房门,将他吓出去,看着满屋的行李和食品,满地的水,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自己竟会呆在这里,独自体会黑空夜晚。
睡在床上,关下灯,蜷缩着,脸烫得难受,脚冰得像岩石,突然又听到悉悉嗦嗦的声音,还是昏昏沉沉睡去。


10月3日,雪,大爷海
从早上8点走到晚上近6点,中途在大文公庙休息了一下,大爷海停驻几分钟后直上拔仙台,然后回大爷海住宿。

凄清现道观
吸取上一天的经验,很顺畅的赶到小文公庙,山上一直在下雪,雪把路标掩盖了,小文公庙的规定是没有向导不能上山,于是带了一个向导一同前行。
从小文公庙到大文公庙是此行时间最长,最难走的一段。崔姐有点高山反应,脸色很差,走得很慢,行者便一路照顾她。我和向导走在前面,向导多次停下来等我们,很是担忧的对我说恐怕崔姐走不到大爷海。我说您不用担心,只管走吧!
一路上,向导教我辨识山鸡的行迹,告诉我该怎么捉,指给我看山上古老的石座方向标,我帮他照了几张相,说好回上海后寄给他。
我们翻过第四纪冰川石海比预定的时间多花了1个多小时。大文公庙在一片白雪皑皑中用几块石头垒成,张望了一下,黑乎乎的摆放了几尊道士像。向导说本来是个大庙,还是在文革时被砸了,还有些石头被大通铺的帐篷里垫床铺了。
在大通铺的帐篷内烧了几包方便面,招呼向导一起来吃,向导直摆手说你们烧的那么一小锅还不够我半顿的呢,我还是上大爷海吃去吧!

欲来风雨欲回家
半路上,走到很近了,我和行者才看到前面山石上居然猫着3个人,差点把他们当成石头。我们经过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对我说,您是去大爷海给人看病的吧?(我一身雪白风雨衣一路上已多次遭人妒忌)把我气的给了他一个卫生眼。姐姐我就是去大爷海救死扶伤的,咋了?
漫长的旅途,我死撑啊!一心就只想:到了大爷海,看到那所谓的冰斗湖,我可就再也不想走了!
这连日来的风、雪、雨、铺满冰雪的岩石、凄清凋零的道观都让我腻味到了极点。山路走了一茬又一茬,山雾如影随形,回头看去没有尽头,出发的山头早已淹没在漫漫天际,我真想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再也不挪动了,行者说:你白衣服往那儿一坐还真像块石头。
当终于看到大爷海,我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心里的那一点意念一下子松了,我拖着蹒跚的脚步满心欢喜向下走,湖边炊烟袅袅,很多背包的人大声呼和,那一瞬真有重回人间的感慨。
可是行者居然意气风发催促我直上拔仙台。
我什么也没有说,低头走上向上的石路,心里一阵委屈。我不想登顶,我此行只是为了风景,只是一路上除了风霜雪雨,美景在哪里?我、我、我跑那么多路,我容易么我!
一时恶从胆边生,背着骂人总是有那么点小人,于是我就霹雳啪啦把始作俑者——行者一顿臭骂#%%*……崔姐也帮忙责怪他,搞得他万分委屈,说不出话,我这才心头好受点,哈哈!
老实说我不怕上山,其实我真正会害怕的是下山。以前挂在绝壁的惨况至今记忆尤深,那些石头垒成的下山路从来都能让我手足无措。
果然如我预见,上到顶峰雾气太浓,这一大片的平台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被行者死活拉到拔仙台的那个道观拍照留念,我坐在门前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下山时被行者称之为“对每一块石头都如临大敌”,没有办法,噙着眼泪咬咬牙,连登山杖都扔了,手脚并用,坐着下山,暗暗得道:关键时刻还是原始方法好!
行者和向导为了本说好却改变了的导游费发生了争执,最后行者竟然将40元导游费加到了190元,我摸着瘪瘪的皮夹子实在心有不甘,冲上前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痛诉向导如此行径将会带给我们多少困境,又晓之以礼细数一路上来共患难的友谊,大爷海帐篷的老板也看不下去而责怪向导同志。最后成功的获得了向导同志的忏悔之意,还了100大元给行者,并叫我们不要生气,还为我们打热水喝以示友好。

大爷海之夜
大爷海过的这个夜晚,痛苦自是不必说了!我和崔姐在潮湿的被窝里手脚冰凉,一个劲回忆此生所看过的美景,吃到过的美食,怎样花小钱获大快乐,最大快人心的是乘行者不在又把他恶骂一顿。
黑乎乎的通铺,悬挂着一只灯泡,照亮这中间区域,在暗黑的角落,充满着背大包的陌生驴者,没有行李的向导们,遥遥传来屋外门口的说话声。
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还穿了崔姐的羽绒服,盖了两层潮被子,睡睡醒醒,重感冒已经令我呼吸困难,只觉得脸快要烧起来,脚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凉,不断听到有人打呼、说梦话。
我努力辨识他们说的梦话是哪种方言——未果。
我想念上海,爸爸的拿手好菜(吃了几天的方便面,我闻到那个味就没有胃口),温暖的被窝,此刻我再也不想自什么虐,这辈子福还没有享尽呢!我只要平平凡凡、脚踏实地生活就好了。

10月4日,阴雨,太白-西安
但愿一路飞下
早上6点左右,开始有人起床准备出发,屋内弥漫起玉米糊糊的香味儿。然后看到行者居然是从另一头探出脑袋的,吓了我一跳。原来崔姐也是脚冷得睡不着,行者便睡到另一头为她暖脚。真是模范夫妻!
我怎么就那么没人疼啊!想想真是苦命!
不过念及今天是最后一天打死我也要从这座山上下去,我就又满心欢喜了。这种日子总算快要熬到头啦!我非常非常想回到上海,满天的冰雪和无边无际的石头阵再也不能让我有半分热情了。
早饭仍然是方便面,我很有骨气的选择不吃。
上山时高山反应严重的崔姐此时变得生龙活虎、勇猛异常,她飞也似的走在前面把我和行者甩下一大截,并且连走多时不带休息,可见“下山”这两个字是多么蛊惑人心!我们走过山绕、翻过石海,终于到达小文公庙。我累得坐在小板凳上不愿意动弹,崔姐发挥了她的主妇能耐做了一顿番茄鸡蛋汤,和着白馒头,真是人间美味!
好不容易驮着大包下到索道。几天不通的索道已经开畅,很多游客轻装上来拍雪景,化去了冰的松树也终于微微露出了它的色彩可人,可惜我已全无力气去取相机。
走到索道边的我再次被严重打击,行者建议省35元走下去,崔姐也没有异议。好么!这次没有办法了,下山的路难行也就罢了,又是雪,又是泥浆,可比山上脏多了。滑到了多次以后我也真正变成泥猴,心里又把行者骂了若干通。

墨朵和传奇皮萨
下了盘山公路,本想在汤峪住一个晚上,结果听说车次很少,并路上要4个小时,于是直捣西安。一路上我拼命联系墨朵同志,她可是我们在西安唯一的希望呀!
在随便兄和小鸟姐的帮助下顺利联络到墨朵,并路上啃了一个大玉米,睡了一觉,终于心满意足到达西安城。
夜色中,西安一如我刚下火车时般陌生,城楼挂上了霓虹,墨朵在高飞Pizza等我们。我发消息给她说,如果你看到三个衣服又脏、背着大包的人进来,那就是俺们啦!
找到高飞皮萨店,在门口张望了一下,看到里面温馨祥和的灯光和举杯欢笑的人们,不由犹豫了一下,不太敢进。这时候冲出一个MM,满脸笑容,冲着我非常快速的说了一堆话,虽然我没有听清楚,但是立刻清晰的意识到这就是可爱的墨朵同学啦!
最夸张的是,墨朵一下子认出了行者,而行者却一连茫然,原来两人早在一年前就聚会过北京了。
在此描述一下墨朵同学,我原本猜测墨朵同学是纤弱文静的MM,就像一朵小花骨朵儿……,没有想到她竟然是那么豪爽、热诚,大家一见如故。印象最深的便是她说,到了西安就是到了家了,什么都不用担心。当时在太白山自认为受尽苦难的我,真恨不得抱着她大哭一顿,以解我心头郁闷,实在是太感动了!
非常不客气的大吃了一顿传说中的川味皮萨,其实叫“情迷辣椒”,饼皮薄而软,微辣、别有味道。另外还点了番茄汁,结果口感清爽的就好像我老妈做的冰糖番茄,搞得我又一次想家了!
行者点了冰柠檬茶,茶上漂着几片柠檬,还插了一根星星棒,行者愣愣看了半天特不好意思地给予评论:太细腻了!吃皮萨的时候,他把皮萨像大饼一样卷起来吃,并毫不脸红地形容自己乃一介土人,把我和崔姐逗的前仰后合。
墨朵问我们对住宿的要求,我说我最大的要求就是可以洗热水澡,这些天使我对热水澡的企盼程度超过任何时候。最后经墨朵推荐住进了西安青年旅舍,市中心、城墙根,有特色的老院子,温暖的床铺,痛痛快快洗了个澡,美美的一觉睡到天亮。

10月5日,晴朗(什么鬼天气),西安市内
购物指北
行者和崔姐去了兵马俑,而我中午得去拿票,结果还发生了一点波折,连陕西博物馆也没有时间去,只能在回民一条街上闲逛,大吃特吃。可惜只有我一张嘴吧,怎么也吃不过来呀!心里那个叫恨啊!
最后数来才吃了牛肉串、羊肉串、老乌家黄桂柿子饼、红红酸菜炒米、酸梅汤,带回来柿饼、大红枣、酸梅粉、新鲜陕西大枣若干斤,可重死我了。
好不容易找到大皮院却没有吃到小酥肉,后误入回民居住的小巷,有卖穆斯林服饰。看到清真大寺就买票进场,居然大得很。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气,令人身心平静,肃穆的礼拜大堂深不可测。一直等到4:30,随着钟声的响起,头戴白帽的穆斯林们鱼贯而入,开始礼拜。
伊斯兰教的礼拜果然古朴,那种平实之感和佛教决然相反。回上海后我去了一次龙华寺,这种感觉又一次袭上,很难描述,却真实深刻。
等我从礼拜声中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快要赶不及火车了。一路狂奔,连肉夹馍也没有来得及买(心痛啊……)!
西安的交通实在不敢恭维,马路太宽,过马路的口子却太少,相隔遥远;打车便宜,可是爱打车的人多了去了,总是叫不到车。那天我在路边叫了半个多小时的车才算按时赶到火车站。
太白山后遗症就是头痛,感冒严重。
一个人悠闲地逛着西安,总觉意犹未尽。来一次多不容易,可是想去的地方去不了,空留了多少遗憾。太白山可能是很漂亮的,有人说登太白,就犹如在短短几天内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可惜我们仅受尽了冬天的苦楚,半分也没有看到黄绿苍茫。而那冰雪石堆,真正叫我几年之内都不想再看到了。
回上海的火车上拥挤混乱,穷困潦倒的我坐了17个小时根本没有站起来过,也没有劲去翻大包找东西吃,昏昏沉沉地经过一个又一个城市。
直到幸福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
,

::网站搜索::
关键字:
搜 索:
::相关游记攻略::
·冬日游太白山记
·太白山门票纠纷原因分析及解决方法
·我的太白之旅
·太白山攻略
·“五一”陕西太白山乱收费见闻
·边缘西安
·太白山北麓汤峪路线详尽攻略
·太白山二日游
·那山、那人、那狗——太白纪行
·太白行之流水帐
·冰雪沐身——10-1太白行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网站留言
陕ICP备05004950号-== 陕西旅游资料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