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动态 游记攻略 旅行社 小吃特产 民俗文化 典故知识 2017陕西旅游年票  人物历史
2016陕西旅游年票
 当前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线游 >> 聆乾陵风逝
聆乾陵风逝
来源:去贤 (2006-1-22)

聆乾陵风逝

一、传说
那是大唐永徽年间一个初秋的黎明,首都长安的几扇大门全都紧紧的关闭着,厚重的城墙将城里与城外隔绝开来。雄伟高大的城楼在晨雾中显得格外气宇轩昂。城墙上隐隐约约晃动着几个人,那是值夜的兵士们辛劳的身影。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清凉的微风偶尔送来的几声细细的虫鸣。
东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新的一天正在渐行渐近。随着一声清亮而高亢鸡啼,长安城的西门被缓缓推开。沉重生涩的门枢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一个健壮魁梧的汉子清晨醒来后舒展的第一个懒腰。这声音穿过一条条笔直的街道,飘过一排排整齐的房屋,越过一座座豪华的宫殿,在庞大的长安城里反复的回荡着。与此同时,长安城的其它几个城门都传来了同样的声音,大唐帝国沐着青色的曙光,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随着西城门的打开,一道银光利剑般划破了城墙下浓重的阴影,将城外的大道照得通亮。就在这时,两个人灵猫般从城里闪了出来。熹微的晨光洒在他俩削瘦的身上,像洒上了一层银霜一般。微风乍起,轻轻抚过他俩鹤发童颜的面孔,吹动了他们身上青色的道袍和手中瀑布般的拂尘。他们在晨曦中辨明了各自的方向,便拱手作别,一个向西,一个向北,飘然而去。东方,一轮火红的朝阳喷薄而出,照耀着广袤的秦川大地,将二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这两位仙风道骨的长者可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乃是当今大唐帝国里赫赫有名的人物,一个叫袁天罡,是名闻天下的星相学家,另一个叫李淳风,是皇宫里专掌天文历法阴阳的太史令。此刻,他们正肩负着一项重大的使命:为当今的皇帝李治和皇后武氏寻找一处百年之后的万年吉壤。
半年后,仿佛约好的一般,两个人同时回来了,各自带着一脸的兴奋激动,一脸的诚惶诚恐。李治和武后用最快的速度接见了他们,他俩早已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了。然而新的问题也一同摆到了李治面前:两人各自选中了一处据称是天下无双的风水宝地。两人互不相让,以至于在皇帝和皇后面前争得面红耳赤,剑拔弩张。
懦弱的李治早已没有了章程,抱着脑袋一个劲儿喊头疼,倒是皇后武氏比较沉着,详细询问了两处宝地现在的情况。袁天罡说:“我在宝地里埋了一枚铜钱。”李淳风说:“我在宝地里插了一根针。”于是武后命人前往查找。结果,在长安西北的梁山上,武后派来的使者在扒开尘土后惊奇的发现,那根银针正端端正正的插在那枚铜钱的钱眼里。
若干年后,一座巨大的皇陵落成于此,时已成为大周天子的女皇武曌为其赐名--乾陵。
二、女人
她,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颠覆者:她不仅颠覆了中国最显赫的王朝,也颠覆了男尊女卑的社会传统,她颠覆了旧有伦理道德,颠覆了社会舆论的底线,颠覆了千百年来人们早已习惯了的称呼,甚至还颠覆了汉字的书写方式。
她,又是中国历史里一个罕见的异数:作为一个女人,她到达了空前绝后的权力顶峰;作为一个妻子,她合法的嫁给了一对父子;作为一个母亲,她最大可能的杀死了自己的亲生骨肉;作为一位国母,她在晚年充分享受着淫乱给自己带来的愉悦;作为一位皇帝,她被葬进了另一个王朝的皇陵;作为一位亡国之君,她得到了神话般的善终,而非毒酒或白绫;作为一个篡逆者,她居然享受着受害人的世代供奉……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她要在千年之下仍被后人津津乐道,也注定了她那座巨大的陵墓将成为无数传闻野史的谈论对象和激昂文字的灵感来源。
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一代女皇--武则天。
三、男人
他的不幸似乎已经无须论证:他的身体差得出奇,几乎终日与药罐为伴;他的身边没有亲人,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被流放去了远方;他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从他参加工作的那天开始,他就没有权力再去享受那些无拘无束的快乐;他甚至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每一个同他接触过的人都将在不久的将来身首异处,横尸旷野。他只有一个激情澎湃、热血沸腾的妻子守在身边,可他不仅无法满足她生理上无休无止的欲望,更无法满足她精神上肆意妄为的欲望。面对她的飞扬跋扈和咄咄逼人,他一筹莫展,只能屈从,再屈从,让步,再让步,妥协,再妥协。他对外面世界的一切了解都只能来自于这个女人,他与外面世界的一切接触也都必须通过这个女人,而整个世界在她滔滔不绝的描述中是那样的黑暗与邪恶。他就像一个毫无主见的孩子,眼中充满了无知与恐惧。他把自己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想象力超乎寻常的女人身上,可这偏偏又造成了他更大的不幸。
但他的尴尬却是鲜为人知:作为一个伟大前任的继任者,他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超越,如果完不成这项任务,他就必须面临最严厉的指责,接受最尖锐的批评;作为一个伟大继任者的前任,他最后的底线就是要确立自己的高山仰止,如果完不成这项任务,他就必须面临最残酷的奚落,接受最无情的嘲笑。可是很不幸,他一样也没有完成。等待他的,只有千秋万代的哄堂大笑和嗤之以鼻。
尤为令他尴尬的是,与他从事同一职业的他的父亲、他的妻子,甚至他的孙子,无一不是业绩卓著,虽然不尽完美,却在千百年后仍为人们所赞叹。
其实,在任何时代,敢与自己的父亲选择同一种职业都是一项巨大的挑战,这种挑战甚至远远超过与自己父亲选择同一位妻子时所要面临的。若干个世纪之后,当自由择业已经成为天经地义,太多的人终于可以明正言顺的放弃这项挑战,无论那个职业曾经给自己的家族带来了多么大的荣耀。
我猜想,如果可以让他自主选择,他是决不会把自己置于这样一个丢人显眼的位置上。但命运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或者说,是命运偏偏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让他坐到那个尴尬却又万众瞩目的位置上,去接受众人的膜拜与嘲笑。
马克思在他18岁时的论文中这样写道:“如果我们选择了力不胜任的职业,那么……我们很快就会自愧无能,并对自己说,我们是无用的人,是不能完成自己使命的社会成员。由此产生的必然结果就是妄自菲薄。还有比这更痛苦的感情吗?还有比这更难于靠外界的赐于来补偿的感情吗?……如果我们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能够胜任经过周密考虑而选定的职业,那么这种错误将使我们受到惩罚。即使不受到外界指责,我们也会感到比外界指责更为可怕的痛苦。”不知道如果这些话能让他读到,他会不会也产生“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的感叹呢!
这个可怜的男人,就是大唐王朝的高宗皇帝--李治。
四、血路
乾陵的外观酷似一位仰天而卧的女性。宽阔笔直的神道穿过这位睡美人身体的中轴线,越过她平坦的小腹和高耸的双乳,直通向她的头顶。李治和武则天两位帝王就同共安卧在这个睡美人的头颅--梁山--深处。两行高大的石人生威严的屹立在神道两旁,忠诚的侍卫着那位普天之下最胆大妄为的女人和那位最懦弱无能的男人。
乾陵博物馆建在武则天的孙女--永泰公主李仙惠的墓上。该墓历史上曾经被盗过,其中陪葬物品大都遗失。考古人员发掘此墓时,曾在墓道中发现一具盗墓者的遗骸,想是其同伙为独占财宝,径自将盗洞封死,至其窒息而死。
盗墓是一项非常特殊的职业,它所需要的知识与经验有时甚至远超过一般的考古学者,而它所展示出的残忍与恐怖,又远非我们这些生活在莺歌燕舞中的人们所能理喻一二。且不说墓主人设下的重重机关,也不说墓室里由于尸体腐烂而弥漫着的尸毒,单就盗墓者工作时的情景,说出来就足以止小儿夜啼。
据说盗墓者下墓时,颈上系一绳索,绳索另一端打上活扣。待劈开棺木钻入棺内后,就将活扣套住死人脖颈,只向后一挺身,便可将那死人拽坐起来。然后,在棺内狭小的空间里,他就这样和一个不知已死去了几世几年的孤魂面对面坐着,用双手一件一件剥去死者身上的衣物与珠宝……
但这还不是真正令盗墓者感到恐怖的,毕竟死人是不会杀人的。真正令盗墓者感到害怕的,是墓外那些活着的人--他的搭档。
盗墓必须是一项集体工作,单凭一个人力量是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的。而这项职业由于其本身所承载的巨大的利益与诱惑,使得挑选搭档几乎成了一种生命的赌博,搞不好便会沦为与永泰墓中盗墓者同样的下场。因此,盗墓者选择的最稳妥的搭档是父子搭档,而且一定要儿子下墓盗宝,父亲在上接应,正所谓“虎毒不食子”。在盗墓者看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身安全。可以说,人性里最龌龊、最卑劣的一面在这里表现的一览无余。
不过说来简直是莫大的讽刺,就连盗墓者都笃信的“舐犊之情”,在乾陵主人武则天的眼里却也不足以影响她对权力与欲望的追求。
武则天一生共诞育四男二女。长子李弘被封为太子,但年纪轻轻便莫名其妙的死了,后人都认为是被其母毒死了;长女一生下来便被她亲手扼死,用以栽赃当时的皇后王氏,这位错生帝王家的小姑娘甚至连名字都还没有来得及取;次子李贤才华出众,接替其兄入主东宫,结果不久即被废为庶人,贬居巴州,后被赐死;三子李显继高宗为帝,仅两月即被废,听说母亲派人来看他便吓得大哭,几欲寻死;四子李旦继李显为帝,也旋即被废,历尽煎熬。所有子女中,仅有其中年所生的太平公主深受宠爱,未遭虐待,但却被处死了第一任丈夫。
除了对子女们的血腥杀戮外,武则天对自己的孙子辈也是凶残异常。在乾陵目前开发的三座陪葬墓里,章怀太子即李贤,中宗李显复辟后迁葬于此,睿宗李旦二次即位后追封章怀太子。这位史学才子在母亲的咆哮中全家罹难,唯一幸存的幼子李守礼被幽禁于宫中,时常遭到祖母的棍打,以至于晚年每逢天气变化便会浑身疼痛,成了一台活的天气预报仪。懿德太子李重润,原名李重照,是中宗的嫡长子,曾被立为太子;永泰公主李仙惠,中宗之女,嫁与武则天侄孙武延基为妻。大足元年,二人因在背后非议武则天而被棒杀。当时形同傀儡的中宗身不由己,眼睁睁看着一双儿女血溅当场却无能为力,其悲其痛可想而知。因此,中宗复辟后,下命厚葬二人,追封名号,甚至号墓为陵,并为李重润娶一冥妻,以此弥补自己心中无尽的愧疚与辛酸。
还有长孙无忌、褚遂良、上官仪……他们都曾经为李唐王朝的肇建殚精竭虑,出生入死。他们没有死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但却倒在了与一个女人的勾心斗角中。身为政客,这些人或许在从政的那一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他们的死成就了他们身后的千古美名。但另外一些人就比较委屈了:高宗之废后王氏、废妃萧氏、中宗前妻赵氏,睿宗之妃窦氏、刘氏……这些手中没有一点权力的女人也莫名其妙的惨死在她手上,甚至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关于理由,与其说是得罪了武则天,还不如说是入错了婆家。
一摊摊血迹浸泡着乾陵的每一寸土地,一股股尸臭弥漫在乾陵的上上下下,一堆堆骷髅铺就了那条通向权力顶峰的康庄大道。
五、临风
时光前进到了一千多年后的今天,李唐与武周的恩怨早已在时间的冲蚀下灰飞烟灭。当年的凶手与被害者静静的躺在了方圆十几公里的同一块土地下面,用同样的耐心等待着与苍天大地的融合。武则天终于作为李家的媳妇回到了她懦弱的丈夫的身边。充斥在他们生前的争斗与厮打也早已为风吹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无数后人的叹息在那通高大的无字碑前久久回荡。


终于2004年6月18日

::网站搜索::
关键字:
搜 索:
::相关游记攻略::
·随意游西安感
·西安景点方面的个人观感及门票价格和游览时间(建议)
·深度西安自由行
·西安自由行特需注意事项
·陕西西线游
·三个广州人春节游洛阳西安
·陕西四日游
·聆乾陵风逝
·乾陵受辱
·乾陵回望
·独行西安华山 - 第二天(西线)
·北京女孩西安行之西线完全自助
·西安走一回 彻底成了一陕北老农民
·乾陵探秘
·西安火车站、乾陵、法门寺
·西安王者气
·参观乾陵、茂陵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网站留言
陕ICP备05004950号-== 陕西旅游资料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