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动态 游记攻略 旅行社 小吃特产 民俗文化 典故知识 2017陕西旅游年票  人物历史
2016陕西旅游年票
 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典故 >> 景点知识 >> 神秘的先秦车战兵器——殳
神秘的先秦车战兵器——殳
来源:中华武术 (2005-3-29)

  一、殳的历史与沿革

    殳(音shū同“书”音)——是先秦时代一种著名的古代车战兵器历代典籍多有记载、提及可惜都疏于简略。“殳”之美名千古传扬但千载岁月沧海桑田后世再无先秦“殳”的实物或图形传世故其真貌早已鲜为人知。

    (左图1、2为殳3为晋杸。)

    历史为这种两千多年前曾随战车甲士驰骋征战、辉煌疆场的神奇兵器笼罩了一层朦胧的面纱……人们只能从史籍记载的片言只语中去寻觅它依稀的身影。那么“殳”到底是一种什么兵器呢?近年随着考古学的新发现这个埋藏了两千多年的谜底终于被揭示开来。

    殳是中国古代一种用于撞击的长柄兵器。东周时期使用普遍有的史书上称作“”“杵”或“”“杖”等。后来又称作“棍”“棒”是我国古代一种打击型兵器不但用来防身自卫还是装备军队的重要实战兵器。一般认为殳是由原始社会中狩猎用的竹木棍棒发展而成。

    商周时代车战盛行。早期的殳是一根八棱形的坚实粗木棒长度一般为一丈二尺左右。据史籍记载商代末期战争中已大量使用殳。《尚书·武成》中有“血流漂杵”等语杵就是商代士兵所使用的殳。河南安阳殷墟曾出土过商代殳的实物。

    史籍中有关殳之名称的最早记载见于《诗经·卫风·伯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周朝把殳列入“车之五兵”是实战兵器。帝王或诸侯出巡时前导勇士也执殳开道即所谓“旅贲以先驱”。

    战国时代的著名古兵书《司马法》说“执羽从”说明殳还同旆并用又是军事指挥的一种标帜(作者注:《司马法》“武经七书”之一。战国初齐威王令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并附春秋时齐国大将司马穰苴兵法于其中故又称《司马穰苴兵法》)。

    周代战车上装备五种兵器称作“车之五兵”。《周礼·月令》篇载:“季秋之月……天子乃教于田猎以习五戎。”五戎即五兵:戈、殳、戟、酋矛、夷矛(《周礼·夏官·司右》郑玄注:“五兵者戈、殳、戟、酋矛、夷矛”)。

    《考工记》也记载了“车之五兵”是戈、殳、戟、酋矛、夷矛分别插在战车上舆侧的固定位置供甲士临战使用。兵器的这种装备方式具有长短兼备、远近结合的特点。

    关于殳的形制与尺寸据《考工记》载“殳长寻有四尺”。东汉人郑玄注曰:“八尺曰寻”。因此从古代文献上看殳的长度“寻有四尺”即为一丈二尺了(约3米)。

    殳柄为竹木混合制成(考古学术语称之为“积竹木”)呈八棱柱形或圆柱形在柄端安有青铜殳头称为“首”。在柄尾安装有起保护作用、使柄尾经久耐用不开裂的细长铜帽称做铜(这种铜还广泛应用在东周时期的戈、戟、铍、矛等长柄兵器的末端作用相同)。


    春秋战国时代诸侯争霸华夏大地烽烟四起。随着车战的流行出现了青铜和铁制的殳战斗力也大大提高。这一历史时期是殳作为典型兵器的辉煌年代。《六韬·军用篇》有“方首铁”的记载“方首铁”就是方形铁头的殳。《吕氏春秋·贵卒篇》也有关于中山国的力士穿着铁甲、手持铁杖作战的记载。

    秦代是中华版图大一统的年代锋披天下的秦军在以武力统一六国的同时也拥有着数量庞大、质量精良的各种青铜兵器。即使是拥有更先进铁兵器的齐、燕等国亦无法与之抗衡。然而在这个时候作为车战“五兵”之一的殳的功用却在悄然退化着。秦始皇兵马俑坑中出土的殳全部都是青铜圆筒套头、无锋刃的仪仗性礼兵器。

    汉承秦制汉代的礼仪用殳被称作“金吾”金吾也为铜制套头两头镀金御史大夫、司隶校尉等常常“执金吾”夹侍、拱卫皇帝。随着历史的发展“殳”之本名逐渐仅见于典籍而殳兵本身在后代却继续演化发展主体部分仍然是军队使用的各种实战棍棒还有一部分成为法律的象征在历代司法机构的执法过程中对违法者以棒惩罚击杀。

    汉代以后随着车战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名传千古的先秦兵器——殳也悄然消失在地平线下。以至于后世两千余年人们对其形制真貌不得而知直到1978年随县曾侯乙墓多件带铭文的实战与礼仪用殳的出土才为我们将这一千古迷团揭示出来。

    其实殳这种实战兵器本身并未消亡而是继续演化为棒或杖在历代广泛传承与使用。三国时代殳称为“白”依然为军队之装备。《三国志·魏书·钟会传》记载魏国大将钟会平定西蜀以后曾埋伏数千名手持白的士兵拥兵自重阴谋叛乱后因军机泄露而失败。

    到了宋代殳开始称为棍棒作为步战兵器重新有了较大发展。《武经总要》上图列了七种棍棒的形制棒首大多带刃或包铁杀伤力也进一步增强。作为宋代军队步战兵器的棍棒与作为先秦的车战兵器的殳相比木柄的长度大大减少形制上也相对简化。

    明代火器开始盛行但棍棒仍然为军队的必备实战兵器。著名军事将领俞大猷所著的《剑经》和戚继光所著的《纪效新书》中都有对棍棒用法与实战技术的详细记载。

    二、殳的定名与释义

    根据近年的考古发现春秋晚期南方江淮流域的楚、蔡等国出现了一种兼有砸击和刺杀两种功能的有刃铜殳这种殳在3米多长的八棱形积竹柄顶端装有一个青铜殳头殳头刃部一般呈三棱矛状、锋利异常可以刺杀;部厚重带有尖刺或饰以浮雕纹饰可以砸击。一些殳在柄上的中前段还套装有第二个带刺的铜箍是一种很有威力的车战兵器。

    从出土实物来看殳的金属首多为青铜制可分有尖锋的实战用“锐殳”和无尖锋的仪仗用“晋殳”两类。1978年湖北随县曾侯乙墓首次出土了自带铭文为“殳”的长柄兵器。

    然而在曾侯乙墓出土殳之前殳这种兵器到底为何形制考古学界一直因缺乏实物证据不得而知。1955年安徽寿县蔡侯墓曾出土过殳却被误定名为“三棱矛”后来根据曾侯乙墓的考古成果才得以正名。

    曾侯乙墓共出土7件锐殳、14件晋殳。锐殳(器上铭文自称为“殳”)为前端似矛带刃、后端有刺球的青铜殳;晋殳(墓中出土的竹简上称之为“晋”)则无刃仅有铜套。
    两种兵器的杆均为积竹木即以八棱形木杆为芯每个棱面贴宽约1厘米左右的竹片外面密缠丝线、革带或藤皮再在表面髹上红漆或黑漆。杆通长3.29到3.4米粗2.8至3厘米。

    其中3件锐殳刃部较长顶端有尖锋呈三棱矛状并在锋后装有带尖刺的铜箍一侧的刃上皆铸制鸟篆书一行:“曾侯越之用殳。”这是我国迄今为止惟一一次出土自铭为“殳”的兵器真正彻底解开了殳的形制之谜。

    湖南省长沙市战国楚墓出土的殳首像一个平顶的圆套筒。陕西省临潼县秦始皇陵兵马俑坑出土的殳首在圆套筒顶端呈三角锥状长约10.5厘米径2.3~3厘米深8.9厘米用以装长木柄。此种殳应为秦始皇卫队的仪仗兵器。以上两种殳都属于仪仗兵器类的晋殳。

    对于殳之名称的由来和殳实战作用汉代刘熙的《释名》解释说:“殳殊也长丈二尺而无刃有所撞桎于车上使殊离也。”这就是说殳主要用于车战在两军车马交错冲撞时使其分开故有棱而无刃。今天考古学上东周墓葬的发掘证据表明汉代刘熙的记载是将礼仪用的“晋殳”误作先秦车战实用殳了曾侯乙墓出土的实战用殳不但有棱而且有锋利无比的刃。从《释名》对殳的定义上我们也可以看出在汉代车战实用的锐殳已然不传。

    陈列在湖北省博物馆的曾侯乙墓出土的几件在全国仅见的自铭为“殳”的古兵器迄今在权威工具书上仍未获得“合法身份”。文物专家呼吁权威工具书应就该辞条做出合乎实证的解释。

    传世的一些古籍中有关“殳”的记载仅与我们前面所述及的晋殳一致如汉代刘熙的《释名》的解释。汉代流行的《毛诗》版本中“殳长丈二而无刃”之说明显是受了前者之影响。1979年版的《辞海》更据此对殳作出定义:“古代撞击用的兵器竹制长一丈二尺头上不用金属为刃八棱而尖。”直至1989年《曾侯乙墓》一书出版明确指出该墓出土的殳、晋与墓中竹简相佐证可以确知殳有两种形状。这种有刃之殳与矛相类应该即文献所载“锐殳”。

    然而1999年版《辞海》仍基本沿袭20年前的解释。2001年印刷的大多数权威工具书也是如此如《现代汉语词典》:“古代的一种兵器用竹竿制成有棱无刃。”《新华词典》的记者载是:“古代兵器用竹等制成一端有棱无刃。”

    文物界学者认为各类权威工具书反馈的信息应尽量做到准确无误在不断的修订中吐故纳新吸取考古成果。我国著名文物专家、湖北省博物馆老馆长、曾主持过越王勾践剑和曾侯乙墓发掘的谭维四教授指出曾侯乙墓出土的殳和晋较能代表此类兵器的特点但无刃只是其中一种形式其他省市也曾出土过锐殳。工具书可以对殳的不同形状分别做出解释文物部门也应将研究成果及时宣传。

    主要参考文献
    (1)《中国古代兵器图册》刘旭编著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86年版;
    (2)《中国古代兵器图集》成东、钟少异编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版;
    (3)《曾侯乙墓》谭维四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版;
    (4)《乐宫之王——曾侯乙墓考古大发现》谭维四著浙江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
    (5)《考工记图说》戴吾三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3年版;
    (6)《秦兵马俑坑》袁仲一著文物出版社2003年版;
    (7)韩晓玲、喻少柏《曾侯乙墓实证解“殳”谜·专家吁请权威辞书正解该辞条》《湖北日报》2002年6月22日。

::网站搜索::
关键字:
搜 索:
::相关典故知识::
·神秘的先秦车战兵器——殳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网站留言
陕ICP备05004950号-== 陕西旅游资料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