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动态 游记攻略 旅行社 小吃特产 民俗文化 典故知识 2017陕西旅游年票  人物历史
2016陕西旅游年票
 当前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 陕西游 >> 冲动的惩罚——“十一”陕甘行
冲动的惩罚——“十一”陕甘行
来源:邦先生 (2005-10-11)

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次国假我会去西安。更没有想到,其后的天水之行会演变成一次探险。
  
  (一)走马函谷关
  绵绵秋雨在郑州一直下了近10天,4号才转晴。本来胖子已联系好了栾川县伏牛山腹地一处农家院,大家准备去那里喝酒垂钓,小住几天。4号早上出发时胖子和房东联系,那边说因为连续下雨,进山的路冲坏了,让我们从别处绕行。胖子听了半天也没听清楚房东所说的绕行线路,众人遂决定放弃栾川,改去豫西的卢氏县。
  灵宝是前往卢氏的必经之地,紧邻“连霍”高速。下高速公路没多远即巧遇函谷关景区。这可是我国历史上建置最早的雄关要塞之一,久闻大名,随即拐弯前往。
  函谷关因关在谷中,深险如函而得名。这里曾是战马嘶鸣的古战场,“紫气东来”、“鸡鸣狗盗”等诸多典故都发生在这里。说到函谷关,我们还必须提起一位老人。据史书记载,当年函谷关令尹喜善观天象,精通易经。一天,尹喜登上一个土台,发现东方有一团紫气升起,知道有圣人要从函谷关经过,于是沐浴更衣,静静等候。不久果然有一位皓首长髯的老者,骑着青牛,从东方徐徐而来。这位老人姓李名耳,又称老子,身为周朝的柱下史,因为看到周室衰微,朝政废弛,便决定经函谷关到西域隐居。尹喜盛情款待了老子,恳请其著书立说,老子很高兴地接受了尹喜的挽留,著就了彪炳后世的五千言《道德经》。“紫气东来”的成语即源于此。
  景区不大,建设在一片黄土沟壑之中。关楼背靠的很难说是座山,用丘陵来表述应该更准确。从地势上看,并没有想象中的凶险。可人兄说这里就是成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所在,可我们看到的尽是些今人偷工减料复制的城墙、门楼,感受不到一丝昔日的雄奇。难道是几千年的风雨沧桑使这里的地貌发生了较大改变?还有种可能:那就是在生产力低下的上古时期,这种今人看似稀松平常的黄土丘陵只要稍加驻防便形成了雄关,足以抵御关外的千军万马。到了唐朝,防御重点就西移至陕西境内的潼关。这似乎印证了我的猜想。
  黄土依旧在,雄关难再现。于是加快脚步,匆匆结束这顺路之旅。
  
  (二)拍脑袋
  以前报纸上讽刺政府搞工程是:“拍脑袋、拍大腿、拍屁股。”意思是说,某个领导脑子一热,拍脑袋想出个政绩工程就匆匆上马,建设中出现了问题,一拍大腿——怎么会这样呢?最后留下一个烂摊子——拍屁股走人。
  拍脑袋其实是冲动的代名词。
  在灵宝县城吃午饭的时候,几口酒下肚,大家议论起来,说这小小的卢氏县也太没有魅力了吧,咱几个大老爷们去那里住几天有些没来历了吧,刚才看路标此地距离西安也不过200多公里,要不然,去西安吃小吃?
  弟兄们一拍脑袋,行——就去西安。
  
  (三)西安城、小吃街
  上次来西安还是10年前,印象中的西安城老旧而保守,还记得人行道上密布的小吃摊点、嘈杂的人流,城市脏乱。所以后来我在比较我所去过的各个省会城市的时候,把西安排得很靠后。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当年的西安绝对没有郑州可爱。
  10年后的今天,我故地重游。
  刚进城,就有种惊艳的感觉。整座城市四四方方,布局严谨;街道整齐、干净;中心城区高楼林立,建筑风格迥异,避免了千篇一律的庸俗。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在西安表现得尤为明显,街上随处可见将古老与现代融合在一起的唐式建筑。城区内最抢眼的莫过于那保存完好的城墙。我国有很多历史古城,但经过建国后历次城市改造与人为破坏,古城印记已所剩寥寥。惟独西安,保存了一座古城的完整骨架——城墙。因此,在西安你很容易感受到那种千年古都的气韵;掂量出13朝古都的厚重。我也因此明白了那些到访的国家元首为什么会热衷于来到经济并不发达的西安参观访问。客观地说,西安的城市建设品位比郑州高。
  10年后的西安,让人刮目相看。
  找到宾馆住下时天已经黑了,胖子打听到西安最有名的小吃集中在钟鼓楼广场附近的小吃街,遂打车前往。胖子出门在外向来乡音不改,与司机聊了几句后,没成想司机也改口说起了河南话,一问,原来他是洛阳人。司机说,西安市的河南人占到近4成,在西安说河南话没人当你是外地人。他很热情,但有时热情得多余,居然一脸正经地提醒我们,“出门在外要时刻注意维护咱河南人的形象”,并称他就是这么做的。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司机,我怎么听都觉得这话不顺耳,随即对他一通批讲:“其实你没必要太过敏感,我这些年走南闯北去了很多地方,并没有感到外地人对河南有歧视,你如果太刻意的话,反倒显得自己不自信了。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只要不卑不亢地应对就是了。”司机很聪明,知道俺是有口才的人,随即岔开了话题,给我们提供了不少吃喝玩乐的信息。胖子最近来过西安,事后他说,西安“道北”(音)的河南人素质极差,经常聚众打架滋事,影响了河南人的整体形象,司机那样说也是有来由的。噢,原来如此,这么解释俺还能接受些。不过大家可能读过《晏子使楚》的典故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也不能什么罪名都往咱河南人民头上扣吧!?
  小吃街上人头攒动,人多得几乎无处下脚。狭窄的街道两旁是各色饭店和小吃摊点,家家生意兴隆,座无虚席。街上烧烤摊位出奇得多,最有趣的是每个烧烤炉上方都用架子焊接上了一个大排气扇,呈70度角向外排放。这种装置只能将烟向外排二三米远,是标准的嫁祸于人,所以大部分烟都被吹到了路中央供游人吸收。整个小吃一条街因此被浓烟笼罩,空气污浊不堪。这种烧烤大阵可谓西安一大景观,吸引了很多老外在旁拍照录影。那些老外只拍不吃,估计回去也是把咱的“中国特色”指给亲朋好友们看的。街上还有一些年轻小伙子,正在向男游客发放名片。接过一张,上书:“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中心提供陪聊、按摩、导游、翻译……”。高手哇!毕竟是千年古都,连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都是文化人儿,啊——哈哈哈,I 服了 YOU!
  在一家饭店好不容易落座,点的几样烧烤吃起来一般,远没有看起来有食欲。这儿的服务员真牛,端着菜盘碰到狭窄地段便操着秦腔恶狠狠一声吼:“让一哈。”连请都不会说,并且一脸地不耐烦。这场景看得大家直啧巴舌头,慨叹西部民风之剽悍!其实也没必要大惊小怪,仔细想想这剽悍的民风绝非偶然,是有其历史传承的。想当年不可一世的曹孟德不也是被西部人烧光了胡须,搭乘小船方侥幸逃脱的吗?后来老曹吸取教训,施了中原人的狡诈之术才取得了胜利,真打仗,他根本不是对手。
  在这家饭店每人只喝了大约一两白酒,要的饭菜始终不见再来,于是提溜着剩下的大半瓶宋河粮液继续溜达。又来到家面馆落座,准备把剩下的酒喝完。连着吆喝了半天要喝酒的杯子也无人理睬,并且都是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我们。最后,等我们的菜都上齐了(想换地儿已不可能),方才出来个小伙计,告诉我们这里是清真店,不能饮酒。出来玩可真长见识啊,原来清真店不能饮酒。看来越往西越清真,怎么在郑州就没听说过清真店不能喝酒啊?提溜着酒瓶继续游逛,来到了大名鼎鼎的“贾三包子”店前。店门口排起了两列长队,门口一位40多岁的中年汉子正在维持秩序。他用秦腔恶狠狠嚷道:“排好队,排队……。”以前只是听说过店大欺客,今天算是见识了。店员那恶狠狠的语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理解那些排队等吃的游客,你们以前没吃过包子吗??
  一直走出小吃街老远,才找到家东北饺子馆干掉了那大半瓶白酒。饱暖思淫欲,按照出租车司机提供的信息,我们来到了南大街。这里是西安的酒吧一条街。MIX、BABYFACE、酷啦啦……每家格局都一样:不收门票,有小舞池蹦的,多数人围拢在吧台和桌旁喝酒聊天;也有个别男女魔头站在高台上自我陶醉式地摇头摆尾。这些酒吧都是男多女少,众狼环伺,猎物寥寥,没劲!酒吧里烟雾弥漫,熏得我睁不开眼,绕场一周就赶紧逃离。看来,30岁以后的人不适合来这种地方,我在里面怎么就没有丝毫冲动和兴奋呢!?
  找乐不成,众人又不甘心,最后去了家足疗馆洗脚按摩了事。
  
  (四)碑林、泡馍
  第二天清早,大家开始商讨下一步的行程。我脑子一热,提出了去天水探访麦积山石窟的大胆设想。可能是麦积山的名头太大了;也可能我的一句“天水出美女”的话调足了众人胃口,居然没人反对,一致通过。
  时间尚早,我们决定先到附近的碑林看看,那里是西安唯一一个我们三人都没去过的知名景点。
  碑林果然名不虚传,存有历代名家的书法,全是千百年积累下来的真材实料。咱们熟悉的颜体、柳体的发明人都曾在这里留字。此外还有王曦之、宋徽宗、欧阳旬、怀素等诸多高手的佳作,如果是书法爱好者前来,一定会如痴如醉乐不思归的。碑林的大部分碑刻都用玻璃罩着,保护甚严。这么保护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我透过阻隔的玻璃清清楚楚看到一处“某某到此一游”的痕迹。工作人员在一些未作保护的碑刻上现场制作拓片,吸引了众多游客围观。上前一问,一张拓片要五六百元。真敢要啊,幸亏俺不是附庸风雅之人,坚决不买。
  在碑林晃荡到午饭时候,来到钟鼓楼广场上的同盛祥泡馍。这是出租车司机推荐的地方。奇怪,问了几个当地人,都说老孙家的泡馍不好,看来老孙家在西安得罪人不少。
  服务员先给每人拿来一个大碗,里面有两个烧饼大小的锅盔,要你自己掰碎,然后交由后厨加工。每人的碗下垫有一个小不锈钢盘子,盘子上写有编号,服务员据此派送加工好的泡馍。不过在等待泡馍期间我还是有些担心,假如服务员犯迷糊把别人掰好的馍放我的盘子里该如何是好?真不敢想象吃别人抠抠掐掐出来的泡馍该是何种滋味!加工好的泡馍稠得象糨糊,里面只有粉丝和少许肉块。喝不成汤,嚼不出味儿,吃起来实在一般。这么一碗泡馍15元,还不如去抢。从昨天到现在品尝的西安小吃,没感到有什么特别的,就觉得包子和凉皮可口些。一直纳闷,烩面的原产地是陕西,可在西安转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看到一家烩面馆,看来今后“郑州烩面”将是全国性的主流品牌。
  饭后,我们踏上了西行路,为的是那传说中美丽的麦积山石窟。
  
  (五)冲动的惩罚
  “连霍”高速只修到了陕西省宝鸡市,从宝鸡到天水188公里要走国道。宝鸡往西,开始翻跃秦岭。道路盘山而走,崎岖多坡,四周是贫瘠荒凉的黄土高坡。但路上车少、人少,更没有自行车和平原地区满街乱窜的小“奔马”,因此开起来丝毫不费力。
  然而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一进入甘肃省界,我们即从天堂落入了地狱。刚才还是平整的柏油路面象被施了魔法般,转眼工夫变成了坑坑洼洼的土路,看不到一丁点儿柏油的痕迹,连一般道路的路基都不如。
  噩梦般的麦积山探险就此开始。
  由于前些日子一直下雨,很多路段发生了塌方,路边不时可以看到刚刚经过填埋的塌方区域。也仅仅是填埋而已,上面既没地基更没柏油,只是条碎石黄土铺就的临时通道。每当碰到这样严重损毁的路面就会堵车,时间长短不一,人们只有焦灼地等待。盘山公路右边是浑浊的渭水,依着山势蜿蜒流淌,与我们前进的方向正好相反。铁路时而在河对岸与我们并肩而行;时而从我们头顶的铁路桥上穿过,我是彻底迷失了方向,想不明白这公路和铁路之间是怎么“分分又合合”的。路上,隔不多远河对岸就有一座小型火车站。站后是村庄,河两岸有铁索桥连接。火车站与民居依山而建,整齐、干净,形成了一道靓丽的景观。与我们的糟糕路况相比,对岸可以说是天堂。我想,当地人坐火车可能就象北京人坐地铁一样普遍,因为这秦岭大山中公路交通欠发达,惟有铁路相对稳定,不受天气等自然灾害影响。一路上,浑黄的渭水不时在我们的视野内划出优美的弧线,山水交融,景色迷人。可惜大家都无心观景,只顾摆脱眼下的糟糕路面,我甚至都忘了随手拍几张照片。
  车子走走停停,道路依旧坑洼不平,丝毫看不出有转好的迹象。已经磕了好几次底盘,还好车子无大碍,可众人心都悬得老高。在经过一个村庄时,碰到了可怕的烂泥潭,有百余米长,不知深浅。我硬着头皮跟在前车后面小心渡过。冲过去后还心有余悸,天哪,即便是青藏线估计也会比这路要好得多!我正经受着7年驾龄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天已经黑了,我与可人兄交替驾驶,艰难前行。大概7点来钟的样子,前面又堵车了,车队半天没动静,可人兄遂下车去往前方打探。
  停车的位置左边是大山,右边深沟下是渭水,是真正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阵阵凉风扑面而来,心情抑郁到了极点。凄雨冷风中,友谊在闪光。我用易拉罐拉环把在后备箱里无意中发现的一根火腿肠割一半给胖子,两人躲在车里对饮啤酒解闷。
  可人兄回来了,他带回了噩梦般的信息。原来在我们堵车前方不远处发生了严重塌方,区域比较大,并且没有看到维修车,今晚估计通不了。一位货车司机告诉可人兄,这条路是今天早上才修通的,前段时间他从天水跑到宝鸡用了三天时间。这个货车司机的话严重刺激着众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难道今晚真要在这荒郊野地里过夜吗?当时我们想,既然前方已经塌方了,而且外面雨一直下,怎敢保证我们停车的地方是安全的呢?在如此狭窄的区间,即使是从山上掉下块石头也会产生最为恶劣的后果。这决非危言耸听。
  前面的小车开始掉头返回,只剩下了大货车和客车仍在苦等。我们又没有任务,家又不在西部,何必在此苦熬呢,遂掉头返回。我发誓,今晚即使开到凌晨二三点也要赶到宝鸡住宿。
  宝鸡,是我们今晚的天堂。
  我与可人兄商量好,一人一个小时轮着开。这时路上车辆极少,许久不见村庄,更没有行人,只要提防好路面的大坑就行了。开了会儿我们发现,进度似乎比来时快了许多。其实这纯粹是错觉。因为来的时候你所面对的是条未知的道路,是一种探索、发现的心情;而回程时候心里对路程已经有了底儿,看着路标走一段少一段,心情自然舒展,于是便觉得车跑得快。
  雨逐渐大了起来,来时的土路这会儿都变成了泥浆路,在这样高低不平的泥浆路面上超车几乎是不可能的,只好老老实实跟在大车后面慢慢晃悠。虽然弟兄们没有埋怨我,可我心里仍有一丝愧疚,毕竟这次去麦积山是我的提议。都怪我的好高鹜远,一时冲动,使大家陷入到了这场危机之中。
  “人生路上甜苦和喜忧,愿与你分担所有。难免曾经跌倒和等候,要勇敢的抬头……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触景生情,我禁不住轻轻哼唱。受歌词的感染,车上的气氛有所舒缓。与漫长的人生路相比,眼前的这点磨难又算得了什么呢?今天是明天的昨天,眼前的困境终将过去……我默默地用信念激励着自己。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消磨,离宝鸡越来越近。过收费站时,我捏着嗓子学广播里机械的女声:“你好,请交费10元,谢谢!”引来一阵狂笑。没办法,苦中求乐,但愿我的自我解嘲能使时间快跑。
  轮到我开车时正好又碰上了来时的那个烂泥潭。由于一直下雨,泥潭又比白天稀烂了许多。当时的糟糕情景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反正泥潭对面聚集的几辆大货车楞是没敢过。我也豁出去了,连考虑都没考虑,一头就扎进了泥潭。上帝爱我,顺利通过!这时,那几辆货车才陆续驶入泥潭。我想,我一定是他们心中的英雄,嘿嘿。
  回程用时大约4个半小时,和去的时间差不多。将近12点的样子,我们带着一脸的沧桑,一车的泥土,闯入宝鸡市。可人兄说我们今天的经历就象电影《逃出魔幻记》。我看也差不多。
  既然已经返回了现实社会,那就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正好路过一个夜市,遂停车前往。
  夜市的东西价廉物美,烤肉三毛一串,味道还真不赖。我们三个大口吃肉,大杯喝酒,还要了不少大蒜啃着。据说著名的抗菌药氟派酸里百分之七八十的成分都是大蒜,在卫生条件差的地方多吃蒜可保证肠胃不出问题,所以河南人外出吃饭有吃蒜的习惯。这也是一代一代传下的经验。当地的特色小吃叫“麻食”(音),汤里的面片类似山西的猫耳朵,还有青菜、粉丝等烩在一起,味道很不错。这一餐花了23元,那感觉胜过一桌燕翅鲍。
  出夜市不远,就找到一家酒店入住,三人间,120元/天,房间宽敞,有停车场。出来的两个晚上我们住的三人间都很宽敞,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在经历了一天的劳累后,三人各自占领房间一隅,品茶、聊天、看电视,长时间紧绷的神经得到完全放松,空旷的房间暂时成了我们的世外桃源,彼此享受着苦尽甘来的幸福时光,那种感觉是奇妙的。三人间还有一个优点,就是三人中的两人可以自由组合聊天,而另一个人则可悠闲地在旁饮茶、看电视,时而露出惬意地微笑。这就避免了两人在一起时过高的讲话频率,可以营造出一定的心灵缓冲区。由此爱上三人间。
  返郑途中,我与可人兄相互安慰,说这次虽没去成麦积山,但却磨炼了意志,尤其是驾驶技术得到提高,值得,值得!可我心里明白,这种结果是两次冲动的结果:第一次是在灵宝,一时冲动跑到了西安。本应见好就收在西安多住两天,却犯了好高鹜远的毛病,第二天又一冲动,奔向了麦积山。 
  我们就象一队勇敢的骑士,看着远方瑰丽的城堡,便错误地以为脚下是平坦大道,于是聒噪着,策马挥刀冲了过去……没成想,一头扎进了烂泥潭。
  
   “那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胡乱的说话,
  只顾着自己心中压抑的想法狂乱的表达。
  ……
  就把你忘记吧,
  应该把你忘了,
  这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
  这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
  ……”
  
  
   2005年10月8日

::网站搜索::
关键字:
搜 索:
::相关游记攻略::
·秦韵--五一的西安之行
·西安、咸阳、宝鸡三日游记
·陕西四日游
·冲动的惩罚——“十一”陕甘行
·陕西十二天行游全记录
·独行西安华山 - 第四天(西安市内)
·冬日碑林游
·石质书库看碑林
·走进西安碑林
·大雁塔、历史博物馆、碑林、书院门一日游
·游览西安碑林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网站留言
陕ICP备05004950号-== 陕西旅游资料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