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动态 游记攻略 旅行社 小吃特产 民俗文化 典故知识 陕西旅游年票 西安亲子年票  人物历史
2018西安亲子年票
 当前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 西安游 >> 鸾飞游西安
鸾飞游西安
来源:鸾飞 (2004-7-21)

  坐在火车上将旅游资料最后两页研究完,对于这几天的安排已经胸有成竹了,下了火车第一站就是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从地图上看,这个景点距离火车站直线距离不到1000米,又是总理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无论如何不能放过。
  还没下车,就看到月台上的刘海龙同学在接站,两人一起出站,问他八路军办事处怎么走,答曰不知,再问火车站都有几路车,答曰不知,三问七日内火车票的售票处在哪儿,答曰不知。我发现自己身上一阵冷汗,好在我们都知道售票处的大体方向,于是往那个方向走,走了一段看到很多人在排队,于是我也排队,可是刘海龙同学说根本没必要现在买票,而且看上去要等很久——售票处还没上班,于是被他拉走。后来才知道我们这个决定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我们找到的根本不是火车站的售票处,第二,当我再次买票的时候已经买不到卧铺而只有硬座了。
  离开售票处,一面寻找公车站一面沿着城墙走,然后就一直往南走,走到革命公园门口一问才发现走错了路,于是又往回走,走到路口看到一辆出租车号陕A B3666,决定打车过去,可是居然遭到那个女司机的蛮横拒载,很是窝火。走了两三站的样子,问了无数次路,终于找到了目的地,可人家还没开门,于是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早市,在路边摊吃早饭,没什么特别新鲜的东西,要了个鸡蛋饼了事。
  回到八办,还是没有上班,门口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店里倒是先来了人,于是跟她聊天,看到有小小的总理纪念章,就打算买,那人非要一个总理像章、一个主席像章、一个八办胸徽一起卖,我说我只要总理像章,她非要三个一起卖,最后我只好又买了一个八办的胸徽,她把三个像章一起放到我手里,要三块钱,我把主席像章还给她,然后给了两块钱。
  终于有人卖票了,很便宜,五块钱,我带了导游证免票,进去之后细细的看了每一个房间,看到了刘少奇小屋、朱德小屋和周恩来小屋,三个差不多样子和大小的小得没法再小的小屋,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小屋,林彪等人都住过。警卫班的战士住在周恩来小屋门口的地下室,里面很凉爽,有一排床,我在床上坐着休息了一下。往第三进去的路上有一口井,上面还有辘轳和铭牌,介绍说以前这里没有井,办事处有专人到公用井挑水,后来挑夫说有人雇佣他往水里下毒,办事处的同志为了安全起见,就在这里挖了一口井。
  后院有两个展览,一个是关于西安事变的,另一个是介绍斯诺夫人的。斯诺夫人全名海伦·福斯特·斯诺。她的先生埃德加·斯诺曾写过《西行漫记》,又名《RED STAR OVER CHINA》(《红星照耀中国》),她和斯诺一起来到中国,写下了《续西行漫记》。后来夫人与斯诺离异,居住在美国一个小镇上,但她在清贫的生活中仍然专心于写作,直到去世,留下了十多本关于中国的书籍,她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可我的心回到了中国。”
  正要离开的时候看到不知道哪个单位的人组织纪念七一的活动,大门被一面党旗挡了个严严实实,我们只好从党旗和门槛间的小缝隙里钻出来,在乱哄哄的人群中出门。
  向门口卖纪念品的工作人员打听了去杨虎城公馆的路,我提议坐公车,刘海龙反对,说并不远,于是我拖着折腾了两天两夜的身子一步一步往“并不远”的杨虎城公馆走去,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公馆后门,可是我们进不去,还必须绕到前门去。杨虎城公馆十分冷清,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游人,我们坐在公馆大厅后面的椅子上乘凉聊天,休息够了到楼上转了一圈,还是一些介绍西安事变的东西,没多少新意,也并不大。楼下偏厅是周恩来和杨虎城会谈的地方,当我正要照相的时候,却被一直在旁边打毛衣的一个工作人员制止了,我和她商量,能否不开闪光灯照,结果她很不客气的说不许照就是不许照,不开闪光灯也不行,没办法,只好就这样离开。
  打车去张学良公馆,又一次遭到莫名其妙的拒载,莫不是西安出租车司机都和我有仇?好容易打了一辆,刚上车就发现走在我们前面的就是早上碰到的那个陕A B3666,大呼巧合,我们的司机说,这车拒载成疯了,刚还看到她又拒载了一次!
  张学良公馆的外观我很熟悉,不知道前些日子那个电视剧《张学良》和《延安颂》是不是在这里取景的,门前稍有弧度的楼梯是我在电视上看熟了的样子,说来巧合,《延安颂》里刘劲扮演周恩来,在这里被东北军官兵围住请愿,要求把被蒋扣留的张学良要回来,而《张学良》里刘劲又扮演张学良,在这里迎接孔祥玉扮演的前来解决西安事变的党代表周恩来,真是有意思。
  张学良公馆里有三幢一模一样的小楼,靠近门口那座是张学良和赵四的住处,中间是办公用楼,最里面的是党代表团的驻地,周恩来、叶剑英和博古就住在这座楼上。房间照例不是很大,周恩来一间,叶、博二人一间,门口放着他们的洗漱用具。大厅里摆放着长条桌和一些圆凳,厅边有个小阁楼似的小厅,据说周恩来和张学良就在这里进行了彻夜长谈,沙发茶几都还在,犹记当年风云际会时是如何的英雄相惜和肝胆相照。

唐韵,万邦来朝

 早就听说过西安许多小吃的盛名,尤其是羊肉泡馍,但一直是只闻其名,不曾见过其真面目,既然到了西安,这等特色美食自然不可放过。之前曾在网上查过资料,说吃泡馍最好的是老孙家和同盛祥,两者相比同盛祥似乎又略胜一筹,于是直奔同盛祥。刘海龙还要走着去,幸好在我的坚持下坐了三站公车,到钟楼站,下车便看到正在维修中的钟楼,再往前走就是鼓楼广场,广场北面清一色高大的仿古建筑,高悬着长串的大红灯笼,颇有盛世大唐的感觉。其中一家便是同盛祥,挂着“天下第一碗”的大招牌。先到隔壁的商店转了转,卖的都是仿古纪念品,小号的兵马俑、唐侍女俑、刀剑、玉器、团扇等,还有据说是最古老的乐器之一的韻。刚在一套盒装的兵马俑前停了一停,售货员就告诉我那一盒只卖5快钱,稍大点的卖8块钱,这等便宜的价格把我吓了一跳。随后想到反正一定要去兵马俑的,说不定那里买得更便宜,于是没有买。看中一个韻,上面雕刻有荷花图案,但是个头太大了,小点的却又没有荷花图的了,于是什么都没有买。
  进了同盛祥,直接被送上电梯上了二楼,店面不小,人不少却也不是很乱,挑好座位后我就去洗手了,回来时服务员已经送来两只大碗和两个硬梆梆的、比手掌略大些的饼。随后刘海龙也去洗手间了,我不知道那饼是做什么的,就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休息、发短信,期间还很奇怪,为什么服务员不来理我。过了好半天,刘海龙回来发现我还傻坐着,意外的说:“你怎么不掰馍?”“掰馍?怎么掰?”后来在他的示范下我才晓得服务员之所以送下大碗和馍就不再理我的原因——是让我自己掰馍呀!一不留神露一大怯。
  刘海龙指点我说,馍掰的越小越好,越小了才越能入味么。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硬梆梆的馍掰成很小很小的小粒,掰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手指头酸痛的很,发短信都很困难。后来我对海棠说,我累得手指头疼,海棠十分不解,直到知道了缘由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不亲自体验一下,谁能知道吃个泡馍还这么辛苦呢!后来发现我掰的馍算是高水准的了,比其他人都要小,于是自封为掰馍九段,请服务员给拿去泡上,香喷喷的,吃着也爽多了!原来这吃泡馍的乐趣,都在一个掰字上呢!
  一顿饭下来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下午本来打算要去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出门之后刘海龙想起附近有个大清真寺,问我是否愿意去,既然就在附近,何乐而不去呢?去清真寺的路便是著名的回民街,白天这里还不是很热闹,食客不多,小店里多是卖旅游纪念品的,全都极具中国特色,基本上看一眼就能让人的脑子里浮出两个字:中国。街上外国人很多,他们走过哪家店铺,那家店铺的老板就会用英语招呼他们看看,如果他们看中了什么东西,双方就开始用熟练的英语砍价。很明显,这里从来不缺老外。
  我走进一家专卖国画的店铺,看中了四幅同一个作家画的荷花图,砍价的时候发现老板——也是这些画的作者像极了香港演员巫启华,老板自己也说的确很像。后来又看到一幅已经装裱好了的荷花图,很大,五幅画一起买,希望老板再便宜一些。其实对于书画这类的东西,我实在不太想砍价,特别是跟作者本人,然而我又实在不是什么有钱人,总要觉得能够接受才能出钱,这些荷花也的确是我真心喜欢的——把这层意思跟画者兼老板说清楚,最后五幅画三十五块钱成交。
  大清真寺里人也不算多,却刚好有一个旅游团在我们前面进入,是外宾团,导游说的是英语。进门便是一个高大的木制牌坊,绕过牌坊,我发现小花坛里躺着一只小猫,天很热,小猫躺在花阴里,身边放着一碗水和一把白米饭,但小猫不吃也不喝,看上去病怏怏的,没有精神。我蹲下来看它,它便向我哀鸣两声,想走过来,却站不起来。这时候外宾团里的一个外国小女孩也发现了这只小猫,便走到这边来,我跟她打了个招呼,她看着小猫,说了句:“Here's a cat!”我点了点头,就站起身继续往前走了。
  大清真寺的宗教功能依然存在,有进行宗教仪式用的完善合理的配套设施,包括沐浴间等。后来我们发现一个极漂亮的古典式走廊,走到尽头一看,竟然是厕所,大呼意外。大清真寺的大堂里摆满了坐垫,想来也是进行什么仪式的时候用的,但此时门口有栏杆围着,我们靠近不了。有一个外国人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虔诚,要求进入大殿,翻译把他的要求跟看门的老先生说了一下,老先生居然同意了,开了木门放他一个人进去,让他在门口脱掉鞋子然后进入大殿。不知那个外国人在大殿里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原路返回,刘海龙要回学校处理一些事情,我们就在回民街口上分开。时间已经三点半多了,再去陕博显然来不及了,我也很累了,于是走到附近的麦当劳休息,天很热,麦当劳里很凉爽,我在里面坐了一个多小时,休息够了,就走到刚才过而未入的鼓楼上参观。鼓楼三层上在进行明清家具展览,有一群外国人,另外还有几个亚洲人,看不出是哪里的,一说话才知道是日本人。二层上摆放着从古至今各朝代各民族的鼓,大小不一,种类繁多。五点钟这里还有古典打击乐器的表演,于是我和一群东洋人、一群西洋人一起看了一场八个小姑娘表演的《鸭子吵架》和《老虎磨牙》,很精彩。
  下了鼓楼,不知该去哪里,和同学胡韦联系,他今晚要加班,让我等他短信,一起吃晚饭。研究地图,发现书院、碑林和古城墙的南门离这里不远,南门附近有一个国际连锁的青年旅社,于是向那个方向走,只两条马路就到了南门,可是南门好大,下载的资料里说南门的左边那个门再往左就是青年旅社了,这个不科学的提法让我很晕。哪边才算是左呢??绕城门一周,在西边那个门再往西的小路上发现了西安书院国际青年旅社,大喜,立刻入住。办手续的时候服务员对我说:“您的房间里一共有五个人,一个美国人,一个英国人,一个日本人,一个韩国人,还有您。”我嘴巴张的N大:“没有中国人?”“您不就是中国人吗?”我晕!
  后来我发现,不仅我入住的房间,就连整个青年旅社,也没多少中国客人,偶尔有一两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一开口也是日语或者韩语——反正是我听不懂的话。早听说西安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比在国内要高得多,看来果然如此,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被迫要说英语,就像到了租界似的,真郁闷。不过同时心里也在偷笑,想我中华魅力之大,引得众多老外纷沓而至,这一年下来能给我国带来多少外汇收入啊!情不自禁哼起歌来:“愿我煌煌大唐,光耀万邦,流芳千古……”

酒吧,小联合国

  在住处第一个见到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姑娘,我猜她是英国人,结果她义正严辞的告诉我她是美国人,我英语水平本来就不高,这下更不敢多说话了。她感冒了,不舒服,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就去吃饭了。刚好那个韩国姑娘回来了,我于是首先告诉她我的英语很POOR,她说没关系,她的英语也不怎么好。于是我们随便聊天,得知她今天去了兵马俑、华清池,刚才又去了书院和碑林那边逛街,她拿出一个画着古典美女的团扇,说一块五买的,问我有没有买贵,我说没有,因为我在济南买过一把一模一样的,也是一块五,那上面画着赵国经王美芳的工笔仕女《天香》,我曾拿来当作论坛背景图片用的。她说她喜欢这样的美女,我说我的电脑里保存着很多这个画家的美女图,可以发电子邮件给你。她高兴极了,马上拿出自己的名片——全是韩文,她告诉我她的中国名字叫朴正恩,名片上有她的MSN,我于是也留了自己的EMAIL给她。她又拿出一个很可爱的胸牌给我,上面写满了各种语言的“你好”,包括汉语和韩语,她还指着韩语教给我念。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我也赶紧拿出我下午在回民街买的四幅小的荷花图国画,让她随便挑一幅。拿国画的时候又顺便拿出了在八办买的总离像章,于是问她知不知道周恩来,朴正恩一脸茫然,我于是向她介绍了一番,本来还想说世界上第一个周恩来塑像是在朝鲜建的,但不知道朴正恩如何看待朝韩关系,不敢造次,于是没有说。我用蹩脚的英语把总理大肆宣扬一番,然后告诉她,周恩来名字里有个“恩”字,她的名字里也有个“恩”字,这很令我羡慕。听我这么说,她很开心。
 我们又说起买东西的事,朴正恩说她不会说汉语,遇到很多想买的东西,但因为太贵了,又不会砍价,所以没买成,她希望我能陪她去书院那边逛逛,帮她砍价,我说没问题,晚上就可以去,但她买了晚上看仿唐歌舞的票,马上就要去看了,而我明天一早就要退掉房间去华山了,所以很抱歉不能帮她砍价,但我把数字和几句砍价常用的汉语教给了她,让她自己去在实战中锻炼吧!<BR>  正说着,那个胖乎乎的英国姑娘Cecily回来了,说实话,我始终觉得她的样子像个美国人,而那个瘦瘦高高的漂亮的美国姑娘更像个英国人,可能是我对两国的了解存在偏差吧!不一会儿,刘海龙和他的同学也来了,大家一起聊天。刘海龙用汉语问Cecily会不会说汉语,Cecily用汉语回答:“听不懂。”刘海龙奇怪的问:“你这不是听懂了么?”Cecily仍然回答:“听不懂。”后来我们才知道,Cecily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语,当她听不懂的时候,她就一概回答“听不懂”。
  朴正恩去看歌舞了,美国姑娘还没回来,Cecily邀请我们到楼下的酒吧去喝酒聊天,我们一起下楼,但酒吧里人很多,都是吃饭的外国人,各种肤色和语言都有,我们嫌里面太乱,就在露天的小院子里安置了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当然还是用英语。我们的英语都不怎么样,好在Cecily很聪明,而且她乐意学习汉语,也乐意教我们英语,我们就这样一会儿她教我们,一会儿我们教她的聊着。Cecily给我们讲述了她的旅游线路,她在东南亚呆了很久,新加坡、马来西亚、尼泊尔、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都去过,有些地方还去过不止一次,然后从云南进入中国,又把除西藏之外的西南中国走了一遍,最后北上来到陕西。真羡慕她的经历,很想知道她这个玩儿法从哪里获得资金?但印象里收入问题是西方人的“七不问”之一,只好强忍住好奇心,听她讲。
  在说到柬埔寨的时候很有意思,英文的柬埔寨我们都听不懂,我于是试探着说出了“西哈努克”这个名字,Cecily马上点头说Yee,于是我明白了是柬埔寨。但Cecily说的一些中国地名我们反而没人知道,她说中国西南部有些省份的小镇子很漂亮,可她说的那个名字我们没听过,后来Cecily找出地图指给我们看,我们依然很茫然。那是在中国的旅游业里不曾被开发过的一个地方,或许正是这样的地方,才能保持着它原始的美丽样子。
  天南海北的聊到快十一点,Cecily已经喝了两瓶啤酒,抽了无数根烟,但是我们还没有吃晚饭。Cecily说不太想吃,于是跟我们告别,我们出门去回民街吃饭。
  晚上的回民街人很多,很热闹,我们找了一家吃烧烤的地方,点了一些肉串,但都是辣的,跟老板商量能否烤一些不辣的,老板说不太方便。我很奇怪,难道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吃辣的?都说西安的烧烤如何如何好,但其实吃上去远不如济南的经一纬九和回民小区,肉的质量和口感都不行。对于我这个从经一纬九长大的人来说,这样的肉串实在没多少吸引力,何况还是辣的。我想若是一九或者回民小区随便哪个店开到这里来,一定会把这些店铺的生意都抢光,然后被凶悍的少数民族砍死在街头,哈哈……刘海龙给我点了一碗西安特色的酸菜炒米,就是用酸菜炒成的米饭,还可以吧,饿了,也吃不出什么了。网上推荐说回民街这里的酸梅汤多好喝,我喝着也一般,后味发苦,不是上品。后来回到济南去朝山街一家烧烤店吃串,好吃的很,幸福无比,想起西安的烧烤,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名气,如果那也能出名的话,济南的烧烤早该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这是后话。
  吃过饭出回民街,要到马路对面去打车,来往车辆很多,又没有红绿灯,一大群人一起在马路边等着,其中包括我们和一个光头、穿着袈裟的和尚。等了好半天,没有车停下让这些行人过去,于是有人说,怎么也没个人出去挡一下?说完这话,我看到那位和尚往前走了一步,显然是想挡住车流,但车流太猛,他没再敢往前。我不耐烦了,看准一个空当一下冲过去,开过来的那车速度稍微一缓,大队的行人已经跟上来切断了交通。回头看那和尚,他对我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联合国似的住处,Cecily还没回来,美国姑娘带着耳塞和眼罩睡下了,朴正恩和传说中的那个日本姑娘都在。日本姑娘曾在英国住过一段时间,因此英语很好,朴正恩和她用英语热闹的聊天,我只能勉强听懂一些,插话是根本别想了。在公共浴室洗了澡,累得很,正打算睡觉,那个日本姑娘问我有没有咳嗽药,她一直在咳嗽。我想起在酒吧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个小门,好像是医务室的样子,就告诉她我去楼下找,于是带了包,穿着睡衣跑到楼下找医务室,结果人家告诉我这里不是医务室,而是一个按摩推拿室,也不卖药。我又打听附近有没有卖药的地方,服务员告诉我走过一条街左转有一个医院,但可能已经关门了。我很奇怪,医院怎么还关门?于是决定去看看。
  来不及换衣服了,我就穿着睡衣跑到大街上,好在夜深了,人并不多,我按照服务员说的方向找,但没找到。后来看到一个小姐坐在一个发廊门口(我在西安看到很多这样的景象,很开眼界,在济南从没见过的),硬着头皮上去问,顺着她指的方向,才看到医院果然关门了,门上落锁,里面漆黑一片。好奇怪,医院也关门,遇到急诊怎么办?
  无功而返,回到住处,Cecily已经回来了,大家都睡下了。我也急急忙忙收拾了,又写了一张便条给日本姑娘,告诉她我去过了最近的医院,但医院关了门,我没能买到咳嗽药,很抱歉。落款是中国人——这个屋子里就我自己是Chinese。把小小的字条放在她枕边,也不知道她明天早上会不会注意到。关灯睡觉。冷气开得很足,棉被很厚,这样的搭配让我欲哭无泪——什么都不盖的时候,冷气直吹我的床,吹得我几乎变成冰棍,盖上被子的时候,厚厚的被子简直要把我捂的生出痱子,于是我只好一会儿盖着,一会儿不盖,折腾了一宿。

::网站搜索::
关键字:
搜 索:
::相关游记攻略::
·鸾飞游西安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网站留言
陕ICP备05004950号-== 陕西旅游资料网版权所有==-